五二-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五二

安思源2017-3-19 11:1:32Ctrl+D 收藏本站


  “都是些滋补的药材,比较稀有的,前些日跟回春堂掌柜定的,忘了去拿了。要是没有意外的话,娘也快回府了,所以就让何静帮忙去拿一下。”他也只是来裴府的路上刚好遇见何静,就托她帮个忙了,也算是将功补过,谁让她得罪他在先。

  “观世音要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吗?”九金有些喜出望外,难道问题真的出在那顿饭上?不会真被人误打误撞给撞对了吧。

  “嗯,那天你陪我去看娘的时候,她是不是说替一个丫鬟端绿豆汤给王夫人?” 子七不答反问。

  见九金点头,子七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裴澄,“是有那么一种说法,狗肉和绿豆相冲,放在一块吃会中毒。其实毒倒是没有,吃得少了也不碍事,要是吃多了,一有不适就得立刻看大夫,一两甘草煎水服下就好,可是初时若不去在意,胃会发胀,会把人活活撑死。”

  “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就算是真的,你也得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据。”听起来是荒唐了些,但这种事之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裴澄不是不信,只是得让旁人都信。

  “所以我才来找你,你可以派人去找那天中午和王夫人一块吃饭的人问问,看她到底吃了多少狗肉;最好再去王府找那个丫鬟问下,绿豆的分量也很重要。”

  “还有这样死的哦。”九金忍不住插嘴,“可是,就算能证明王夫人是真的吃了好多狗肉和绿豆,也没法子证明那真的会撑死人啊。”

  “我会想法子的……”子七伸手揉了揉微微刺痛的太阳穴,还真是被九金问到要害了,他总不能去抓个活人来试验吧。

  眼看着他烦躁的模样,何静摇头轻叹,有些心疼,“你自己瞧瞧,都烦成这样了,还怪我偷偷通知段伯伯回来。我不是觉得你不行,只是如果有你爹在,有些事也好多个人一块想法子嘛。”

  “你最好别再给我提这事儿。”子七忽然脸色铁青地瞪着她。

  “你犯得着吗?我不是都已经丢下自己铺子跑去帮你抓药了嘛,难道你非要再冷战一次才觉得舒畅吗?”何静略带嘲弄地嗤笑,还真没见过像他那么小心眼的男人。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管太多了吗?超出你的身份了,你只是我的朋友而已,我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面对她的叫嚣,子七很冷静,也很冷漠。至始至终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语带讥诮。

  好浓郁的硝烟味,九金从来没见过那么严肃的段子七,尽管他常折磨她,但脸上也总会挂着笑容。可是他现在的模样,让她觉得有点陌生还有点可怕。

  反而是那个何静,像是很习惯这样的他,面不改色地回讽了回去:“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我吃撑了,往后即便你们段家闹翻了天,也没我的事!”

  “你骂我是狗?”

  “没,你多心了。狗还知道冲对它好的人摇摇尾巴,你不同,见谁都吠。”

  “何静,别以为我真不敢拿你怎么样!”

  “你也别以为我会跟别人一样怕了你!”

  眼看着战火一触即发,裴澄往后缩了缩身子,悄悄挨近九金,问:“他们在吵什么?”

  “你怎么那么笨啊,这都听不出来。何姑娘骂七哥哥连狗都不如呗……”九金很大方地把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跟裴澄分享着。

  没想,何静话锋一转,把事扯到了她身上。

  “正好,让你最疼的妹妹来评评理。”一逮到人,何静就激动地拉起九金,说道:“九金,你说,我担心段伯母真出什么事儿,所以派人送信给段伯伯,让他赶回来。有错吗?”

  “段伯伯要回来了哦?”九金歪过头,无辜地眨了眨眼,故意把话题拉开。她才不要那么蠢,有没有错关她什么事。

  “明天就到了。”子七的脸色稍有和缓,但是很快又沉了下来,瞪着九金:“你做什么跟着她一起叫‘段伯伯’,那是你爹!”

  “爹?”好让人浮想联翩的称呼喏,害得九金脸颊都涨红了,扭捏地用肩撞了撞子七,娇嗔:“讨厌,我们虽然已经拜过堂了,可是还没来得及洞房嘛。那么快就要改口叫爹,人家……人家好不习惯喏。”

  “没什么好不习惯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子七原本很烦躁的心情,被九金这么一搅和,好了不少。他靠向椅背,笑意浮上了脸颊,开起了玩笑。

  很爱演的两人刚演到兴头上,一阵清脆的茶盏落地声就传了来,打断了他们。

  九金好奇地低下头,瞧见那一地茶盏碎片,不禁心疼。这茶盏质地还是不错的呀,就这样被砸碎了多可惜啊。可当她的视线慢慢上移,瞧见何静气得通红的那张脸后,便开始为她心疼了。分明是个美人,做什么要动不动就生气呢,不端庄就不美了呀。

  “段子七,你也太偏心了吧,怎么就变得那么快?”何静更气了。都说女人善变,哪有那么善变的男人,对着她就凶巴巴的,对着自家妹妹立刻就和颜悦色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我不喜欢凡事都依靠我爹。”他更不想给他爹借口逼着他子承父业。

  “总有你处理不了的事吧。即使你有法子把段伯母救出来,可她总会想见见自己夫君啊,难道你连这个也能替补?”何静努力想着各种借口,最后干脆生拉硬套,什么都搬上来了:“何况,我的生辰快到了,段伯伯每年都会陪我过啊。”

  “你把我爹大老远从洛阳叫回来陪你过生辰?你以为我爹像我一样闲么?”这什么理由,太没说服力了吧。

  “那……那你陪我啊。”

  “我哪一年不陪你的?”

  看起来又是一场舌战的开端,裴澄再一次义不容辞地替他们缓和气氛:“对了,不提我都忘了,再过五天就是你生辰了。”

  “咦?再过五天?”九金忽然也激动了起来,双眼绽放出了兴奋的光芒,“我们居然是同一天生的耶。”

  “真的吗?!”这次,连何静也激动了。

  “真的真的,我怕我自己忘记,还特地缝在小肚兜上哦,每一件小肚兜上都有缝哦。”值得庆幸的是,她一共也就拥有那么几件小肚兜,缝起来也不算什么大工程。虽然麻烦了点,不过九金每次买新肚兜还是会这么倒腾一下,因为要是连她自己都忘了,就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了。

  之后的发展很戏剧化,子七和裴澄深刻得认识到了自己微弱的存在感,那两个女孩非常旁若无人地聊上了,还兴奋地抱成一团,又叫又跳。不过就是个生辰而已,在子七看来完全是不该浪费时间去记的东西,怎么就能让她们高兴成这样?

  第二十五章

  按照寻常惯例,每次段老爷子回家,全府上下都会敲锣打鼓,欢天喜地列队欢迎。

  但是这次情况不太一样,因为段夫人的事,段府正笼罩在悲剧色彩之下。

  根据龙套传达的上级最高指示,大家要尽量在老爷面前表现出痛并快乐的模样,通俗点讲就是要笑得比哭还难看。

  于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