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九一

安思源2017-3-19 11:11:1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没几个人记得这个让洛阳民俗风生水起的牙婆叫唐九金,大伙都习惯跟着吴仁艾一起叫她小良;更没有人笑话她是傻子,她甚至都快成了洛阳姑娘们马首是瞻的人物了。

  九金的独立大计进行得很顺利,只有一个人,从始至终,不遗余力地阻扰她、打击她、刺激她、并且蹂躏她……那就是师公!

  “师公……你放人家下来好不好,这样好丢人呀。”九金软软地被他家师公甩在肩上,就像一只被掏空了的麻袋一样,无力反抗,只好就这样咕哝。

  “没关系,观众都已经习惯了。”边说,项郝边微笑冲一旁那堆若无其事的店家们点头示好。

  “哟,梅道长呀,遇上你就正好了,这锅红烧肉你拿去,是特意煮给你和小良吃的,没有加葱花喏。”见项郝迎面走来,沿街的婆婆赶紧端了个锅子拦住了他,说着,目光瞟了眼项郝肩上的物体,用她的角度来说,只能瞧见九金翘得高高的臀部,看不清脸,但也能猜到这是谁了,她暧昧地笑了笑,戏谑:“道长辛苦了,那么早又要教训小良了呀,哦呵呵,要端庄点端庄点呀,别太激烈。”

  “哎呀,是红烧肉呀!”一听到婆婆的声音,九金就兴奋了,想到那甜滋滋的红烧肉,她就更兴奋了。忘形地蹬了几下腿,尝试着想从师公的肩上滑下来。

  就因为这一个动作,她可怜的臀部被结结实实地赏了一巴掌。

  “乖乖待着,不准动。”冷冷的声音从前头飘来。他的变化很快,转眼又带着笑意看向了婆婆:“这锅肉先搁您这吧,我一会让小吴来取,她现在不配吃。”

  “两面三刀,没用的男人,哼。”九金不屑地嗤哼,除了会凶她,他还会做什么呀?

  “阿九。”他收敛起笑意,轻轻地唤了她一声。

  九金立刻就僵硬了下身子,大声回答:“有!”

  “又想卖身葬奸夫了么?”

  “……不想。”九金哭丧着脸,很没志气地垂下头,软下气势。师公口中的奸夫,就是一直最无辜的吴仁艾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果然无人爱。上清宫里流传着一段话:小吴爱娘亲,娘亲只爱爹爹;小吴爱爹爹,爹爹只爱修道;小吴爱师父,师父只要小良;于是小吴也爱小良,小良却卖身葬他……

  这一切都是拜他的小师父也就是她的师公所赐,因为九金和吴仁艾太亲近了,小吴便荣升成了奸夫。又因为九金对卖身事业太热衷了,便被逼着去卖身葬了一回“奸夫”。幸好,在某个长相萎靡行为猥琐语言放荡的男人想买下九金的时候,师公来英雄救美买下她了。你说说,这冤枉钱花了做什么哟?她当然不想再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

  “乖。”

  她家师公似乎很满意她没志气的模样,从声音判断,他似乎笑得很开心。九金吞咽了下口水,嗫嚅:“师公喏,你有没有考虑过下次不要用这种方法带我回上清宫呀,我有脚啊,会自己走呀。你知道的,我现在好歹也是人口贩卖界的名角儿了,给我留点面子哒。”

  “是么?我喜欢这样。”即使她羽翼丰满,可以独挡一面了,在他眼中,永远都是那个需要他照顾的阿九。

  “……”可是她不喜欢呀。都已经快十九了,还被人这样甩在肩上满街走,好没尊严哇。可惜,九金依旧还是那个敢怒不敢言的九金,她抿着唇,强吞下了所有埋怨。

  师公迈开步子慢慢往前走去,九金也终于可以用脸面对那个婆婆了,她吃力地仰起头,咧开嘴傻笑,伸出手死命抓着那锅红烧肉。婆婆会意了,但是为了不让梅道长的怒气恶化,她誓死保卫着,直到九金的手指泛白,从锅上渐渐地滑开。她只好用渴望的目光紧紧锁住那锅肉,泪花闪闪,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上清宫,被师公重重地丢到了小黑屋里。

  “又、又要关禁闭和驴子聊天了么?”这小黑屋,九金太熟悉了,里头什么都没有,连光都没,只有一头不会拉磨的驴子。

  “不满意吗?我只是想成全你。你可以在酒馆里陪人聊一整夜,如果我不去抓你回来,恐怕还能再聊上一宿吧?想聊天而已,不用跑去酒馆,你很久没有和这只驴子交心了,它很想你。”项郝漠然地瞧了她眼。

  驴子像是为了呼应它家主人的话,从暗处走出,亲昵地蹭着九金。

  九金嘟着嘴,可怜兮兮地朝着旁边移了移,驴子又凑了上来,这回,她索性任由它撒娇了,反正她也要忙着撒娇的,“我只是跟他谈价钱嘛,那是笔大买卖呀,那人要搬家了,说是要把乡下的爹娘和拙荆都接来,缺好多丫鬟,一口气要三十个呢,三十喏!”

  她还刻意加重语气强调,顺便用手比了个“三”的手势。

  项郝不屑地斜睨着她,拙荆?嘁,那是她叫的称呼吗?她有那功能拥有“拙荆”吗?才三个月而已,她不过是走了点狗屎运,闯出了点小名堂,不代表她就真的学会保护自己。一个连“拙荆”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分不清的女人,要他怎么放心任由她去瞎闯?

  “你怎么不讲话呀,三十个耶,他说价钱好商量,就是觉得和拙荆没什么话讲,不能把酒言欢,所以才拉着我在酒馆把酒言欢,欢着欢着天就亮了,你就来了……”

  “我去帮你谈价钱。”项郝终于按捺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不要了吧。”九金一点都没忘了上回的惨痛教训,那次,他也说是帮她去谈价钱,害她还屁颠屁颠了很久,以为师公打算放下成见全力支持她了。结果呢?结果!他差点就没把人家给阉了!

  “嗯,我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那你慢慢陪驴子聊天,我去睡会。”项郝懒懒地牵了下嘴角,一丝薄凉的笑意浮上了脸颊。他还没有穷到等着这三十个人的牙婆费买米下锅,犯得着看她去陪人唠嗑卖笑么?

  “放我出去呀,我不要陪驴子聊天,不要被关在小黑屋里。我想要吃东坡肉,想睡觉,想去找三十个卖身的姑娘呀。”她的大生意啊,她的自力更生大计啊,怎么能毁于一旦。

  为了这些,九金完全抛开了一切,冲上前,死拉住师公的衣摆,就差没放声大哭了。

  “放手。”他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冷漠地命令。

  “不放!”

  “想死?”

  “不想!”

  “哦?那是想在这黑屋子里失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