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一四

安思源2017-3-19 10:57:43Ctrl+D 收藏本站


  “阿九,你不懂。”红扁咬着唇,略显呆滞地在硬床板上坐了下来,目光很空洞,“也许对我们来说姑姑的命更重要,可是姑姑不这么看。她倾尽了所有积蓄买通了道观的所有人,就是为了不让陈公子惹上麻烦。何况,如果姑姑不被治罪,你永远都离不开咸宜观,有一天甚至可能步上她的后尘。”

  “倾尽所有积蓄保护陈韪?一个需要女人来保护的男人,还算人吗,分明是只龟。”九金也激动了,她一直觉得自己识人的眼光已经很差劲了,没想到一个身为她师父的女人居然更逊。

  “别这么说陈公子……”红扁脱口而出,跟着又扫了九金一眼,见她没多大反映,便立刻转过了话锋:“姑姑说过: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陈公子就是她的‘有心郎’,值不值得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这句话,九金倒是挺同意的,那个陈韪看起来的确像个“有心狼”。

  还是只恶狠狠地狼,吃了人不吐骨头,不仅吃了姑姑,在九金看来,红扁多半也被吃了,“红扁,你是不是喜欢陈韪?”

  红扁双颊绯红地垂下头,有些扭捏。

  惹得九金直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有空害羞。

  “喜欢又怎么样,人家哪会看上我啊。”红扁有点失落,为那段早夭的单恋。

  “所以你配合陈公子弄死了我?”在无法小心求证的情况下,九金决定大胆假设,反正假设错了也不会没饭吃。

  顶多也就是像红扁这样猛地跳起来,大声反驳:“我没有!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弄死你,我不知道那药会让你变成那样,陈公子说那只是疗伤的药,喝下去伤口会好的快一点,我真的不知道,不是故意的,我……”

  “什么药?”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子七的声音也跟着传来进来。

  红扁满脸惊恐地瞪着他,跟他一起进屋的还有师公。她突然有种无所遁形地感觉,很不好受,只好一个劲地往九金身后躲。

  “药呢?”这次轮到项郝开始咄咄逼人了。

  “在……在这里。”红扁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个小陶瓶,她说是要整理东西,就是为了来找这个陶瓶,那天混乱间不见了,红扁本还以为玄机姑姑已经定罪,就不会再来道观查了,也没放在心上,直到听裴大人说九金那个项郝师公回来了。

  “这什么药?”项郝接过,拿捏在手中反复打量了会,这是个很精致的陶瓶,很少见。

  “我也不知道,陈公子说……说这只是疗伤的药,那天姑姑出门去办事了,陈公子刚好来找她,然后……”话说到一半,红扁有所顾忌地飘了眼九金,抿着唇,犹豫了好一会,又继续说了下去:“然后见姑姑不在,他就想染指阿九,幸好姑姑及时回来了,可是阿九也被打得好惨……”

  “好好师公……”九金渐渐蜷缩到了角落里,忽然开口打断了红扁,很无助地唤了声,眼眸里透着恐惧,身子也跟着不住地颤抖:“我怕……”

  好楚楚可怜的一张脸,好水灵一双眼睛,子七却很没人情味地瞪了她眼,轻斥:“不准怕!”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虽然子七不明白她到底在怕什么,但是既然怕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他就站她身边她竟然不要,偏偏只记得那个很不像师公的师公。

  “让开点!”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师公很有气势地推开子七,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把九金拉进怀里,不断地安抚着。

  惹得子七瞠目结舌,这两人……太没天理了!他是师公啊,竟然可以如此无视伦常,就这样堂而皇之当着他的面如此亲昵地待他妹妹!这算什么,现在到底算什么情况?!这个男人到底是来帮鱼玄机翻案,还是来勾搭自家徒孙的?

  “要我先带你出去吗?”项郝搂着她,柔声问着。九金的表情让他有种恍如当年的感觉,不需要问,他也能猜到,这丫头一定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如果当时没有他,也许她不止是傻了而已。

  别说项郝了,就连红扁都猜到了,她噤了声,一直没敢再往下说。

  九金没有说话,只是咬着唇,轻摇了几下头,又往项郝怀里钻了几分。难得有这个机会的,要好好把握!

  这一幕太沦丧了,子七看不下去了,干脆抢过项郝手中的陶瓶研究了起来。

  “你是仵作,应该能看出这是什么药吧?”项郝仰起头,先前的柔情不见了,换上了一脸严肃。

  “噗噗噗噗……”

  没等子七回答,凑上前想好奇一下的龙套喷笑出声了。

  “龙套,下次放屁的时候不要用嘴。”子七斜瞪了他眼,没好气地说。

  “明白了。”龙套频频点头,然后兴奋地冲着项郝说开了:“这药问我们少爷就算是问对人了,他也差点深受其害啊。据说这是西域的一种媚药,咱们这的人不懂,就会乱用,上回有个姑娘就在我们少爷的茶里下过这药。其实这是外敷的,不能内服,要是误食了,份量少还不打紧,多的话会让人痴傻的。不过也有说人死后十天之内服了这药,会起死回生,估计是讹传。”

  “你看九金那副活蹦乱跳的模样,像讹传么?”真是个多嘴的笨蛋,子七负手,眯着眼瞪向龙套,见他乖乖闭嘴后,才继续追问红扁,“那天陈韪就是让你把这药给九金吃的?”

  “嗯。”红扁点头,生怕最后事情闹到自己身上,便一五一十全说了:“阿九吃了这药后,就开始不对劲了,一个劲地发疯,她以前虽然也常犯傻,可是那次特别厉害。我怕出事,就去把姑姑找来了,后来姑姑听说了这事,就跟陈公子吵起来,陈公子一怒之下打了姑姑离开了,后来……后来姑姑就拿阿九撒气,直到阿九倒在地上不动了。我们都以为她死了,姑姑就把尸体埋在了花园……警告我不准说出去,说是如果报官的话,我也会被牵连的,所以我……”

  “那个男人住哪?!”

  这句话咬牙切齿的话,同时从子七和项郝口中迸出,连口吻都如出一辙。

  红扁吓了跳,缩了缩脖子,嗫嚅道:“就住在城西石林街上……”

  第七章

  鱼玄机的事算是真相大白了,善后的事全都交给了裴澄,可是却没有人觉得开心。

  往段府驶去的马车里,气氛显得很凝重,子七看着窗外,不发一言,偶尔会斜睨九金;从上车起,九金就目不转睛地瞪着他,害他莫明其妙地总觉得自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般。

  “你为什么要把红扁交给裴大人?还不准她再来段府?”九金终于说话了。

  “那你告诉我,还有其他办法吗?”子七耸肩,一脸苦笑,“难道要领回去?谁知道那晚她到底是无知还是故意,万一往后又对你做出什么事,怎么办?你发生意外不要紧,关键是我娘会担心,你这次不留只字片语的失踪,已经把她给急坏了。”

  “我也不是故意失踪的嘛,你又不陪人家去上茅厕,段府那么大,花园里还到处都是假山,迷路了嘛。然后就遇见师公,就……就晕了……”一想到自己很不端庄地在师公面前做“猪狗不如”的事,九金就觉得好委屈。

  “怎么晕的?”子七不觉得他家的茅厕有把人熏晕的能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