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七-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一〇七

安思源2017-3-19 11:12:34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三章

  九金送出那份礼物,将会换来怎样的结局,段子七是一早就预料到的。

  可他还是没有阻止,甚至还怂恿九金买下那个姑娘,他承认自己有点卑劣,可他宁愿不要做个君子,也不愿意放弃九金。

  所以,在九金送礼物的时候,他就跑去了后堂。在极短的时间内换了身衣裳,因为九金说他穿成这样太难看了。等他把自己收拾妥后,刚巧瞧见九金气呼呼地跑出饭厅,子七没想到梅项郝会气得把九金赶走,原本只觉得他们应该会大吵一架,然后他刚好有机会英雄救美,现在看来他只好去追了。

  子七没办法跑太快,最终还把九金给跟丢了,再寻觅了一大圈后,他才在上清宫外的围墙角见到蜷缩着的九金。月色下,隐约能瞧见她身子一颤一颤的,应该是在哭。

  他有想过,再也不要让她流泪的,可是显然她已经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九金了,她的泪也不止是为他一个人流了。

  子七默默地看了她些会,刚打算走上前的时候,程咬金忽然杀出。

  “不要站在风口。”

  是梅项郝的声音,他从黑暗中渐渐走出,口吻里透着无奈。

  “要你管!”九金倔强地收住眼泪,仰起头,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那你想要谁管?”项郝叹了声,很轻很轻,耐着性子将她拉了起来,站到了她身前,为她挡住穿堂风。虽说夏日了,夜间的风还是挺凉的。

  “随便谁都好,就是不要一个有事没事就爱把我丢下的人管!”

  嗯,要记下来,女人是很记仇的。项郝苦笑,小心翼翼地把拥在怀里,抵在墙边,让她没有逃开的余地,而后便低声下气地劝了起来:“好了,别耍性子了,再耍下去会让我不敢再宠你的。是我不好,要怎样才消气?”

  “……你到底莫名其妙地发什么病嘛。”她倒是想可以偶尔耍耍性子,像很多很多被自家夫君宠坏的小女人一样,可是九金不敢,她身边的人对她来说更像浮木。有谁会因为浮木抱着不爽,就把它扔掉的?

  “如果你下次再莫名其妙送这种礼物给我,可能我还会失控。”他说得很婉转,九金似乎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项郝只好把话都讲开了,“如果我可以那么随随便便地就爱上一个人,也犯不着特意把你追回来,带来洛阳了。有些人是无法取代的,唔……基本上你的端庄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是这样么……”好话人人都爱听,九金也爱,可是太美好的东西,总让她觉得不真实。

  “答应我,下次不要再送女人给我了,你已经够我受的了,我消受不起其他了。”

  “唔……那我们可不可以收留她?我以后不想做牙婆了,她是我自己掏银子买下来的,因为她真的好像我,连经历都好像,如果真的把她丢出去,会很可怜的。”九金小心翼翼的,用恳求的口吻说。

  “好……”还能说什么?这种时候,她不管提什么要求,他大概都会答应。

  而九金也很懂得把握时机得寸进尺,“还有还有,你也要答应我,下次不要再丢我出去了。”

  “嗯,不会了。”他把她揽进怀里,笑得很温暖。这一刻抱着她,许下永远不丢下她的承诺,可是项郝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下次。

  “可是师公,你说我以后不做牙婆,还能做什么呀?”思来想去,九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回到无所事事的生活。

  “做梅家的媳妇吧,我爹娘已经送来很多封信了,一直说想见你。我家在杭州西子湖畔,黄昏的时候可以在湖上泛舟赏日落,你要是无聊了可以去湖里采莲,可是陪我爹娘玩,我还有六个姐姐,算上我和你,能凑两桌马吊,他们都很好相处,你不会再无所事事了,以后每一天你都会过得很忙很忙。”他会让她很忙,忙到再也没空想起长安的一点一滴。

  如同上一次哄她来洛阳的时候一样,师公总有办法把某些地方形容的像仙境一样,让她忍不住神往。然而,他没有骗她,洛阳就像师公曾经形容的那样,在这边她过得很滋润。

  那种滋润真的是差一点就让九金忘记了很多事,如果段子七没有出现的话,真的也就忘了。

  “嫁给我,然后再慢慢地去忘记,我可以等,你在身边就好。”

  “……嗯。”九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点头了,她分不清是被师公感动的了,还是被他口中那个其乐融融的画面吸引了。也许,两样都有。总之怎么都好,能逃开眼前这个混沌两难的困局就好。她不想在徘徊了,只想有个家,而师公愿意给。

  这一声轻哼,对于梅项郝而言就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他松了口气,又一次拥紧九金,笑容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感觉到他有些孩子气的开心,九金也跟着被震撼到了,快乐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只要她懂得尝试着放弃一些追求不到的东西。

  站在不远处的子七一直默默地看着面前俩人,看着他们相拥,听着他们私定下了终生。他形容不清自己的感觉,那已经不止是痛而已了。子七很想去阻止,或者像刚才见到九金时那样强颜欢笑,可是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看着他们相偕着离开,越走越远,他连喊的力气都没有,疼痛感从腹间氲开,一直蔓延到全身。小腹间的衣料被渗出的血渐渐染红,他终于还是没能撑住,慢慢地沿着墙滑倒在了地上。

  隐约的马蹄声传来,很杂乱,子七努力想睁开眼,可惜只能看见朦胧的人影。

  可他认得在耳边想起的那个声音,是裴澄的,带着急躁,很吵。

  “就知道你一定跑来这了,你不要命了是不是,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出来,想死要换种方法啊。你都算计好了是不是?想要因公殉职骗一笔银子么?喂,我在跟你讲话,你有点礼貌看我一眼好不好……”

  等不及九金和项郝收拾东西赶赴杭州了,梅夫人又来信了,信中只有一行字:请速成亲,以免夜长梦多。

  言简意赅,却让九金有种这不是成亲而是逼婚的感觉。

  “你到底是怎么跟你娘形容我的?”还夜长梦多咧,搞得她好像随时都会往墙外发展似的。

  “我只是说这个媳妇没什么缺点,就比较擅长逃跑而已,转眼可能就是别家的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形容得挺精准的,以段子七和何静的那场婚礼为前车之鉴,由此可判断,只要没拜堂,什么意外都有可能会发生。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