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一-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一〇一

安思源2017-3-19 11:11:59Ctrl+D 收藏本站


  这什么世道啊!她不想见段子七,需要给理由。想嫁人,又要理由。还让不让消停了?九金没好气地推开他,把之前在师公那受得气全撒他身上了,气呼呼地叫开了:“我们又没有拜过堂,我要成亲关你什么事?你要成亲的时候,也没有问过我意见啊!”

  “你是什么意思?在报复吗?”用自己的终身幸福来跟他较劲?

  “没空!我很忙哇,哪有空报复你。我每天要陪费菲小吴红扁吃喝玩乐,还要去咨询下衣裳有哪些新款式,了解下最近流行什么,另外还得跟同僚联络感情,最后还要抽空去贩卖下人口!”九金站到门槛上,仰起头,抬高了气势,居高临下地吼。

  没有报复?这还不算报复?一字一句,分明是他从前陪着费菲去明德门买豆腐脑遇见她时说的,不要以为只有她记得,跟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他记得比她更深刻!

  “……”子七身子僵了下,眼眸轻轻扫过客堂外那堆死道士,半晌,牵强地扯开嘴角,吐了句,“那你什么时候会比较空,我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

  九金嘟了嘟嘴,换作以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七哥哥会有对着她低声下气的这一天。可她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只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便习惯地偷瞄着师公,想请求支援。

  不是没感觉到她依赖的眼神,项郝却故意不去看她,他想要的不是九金的依赖,更不要她总是把他当作逃避段子七的避风港。即使是纵容,也是有极限的。

  “我没有话跟你讲了,该讲的,在长安都讲明白了。我讨厌只会大吼大叫的二世祖!讨厌来道观闹场子还要神经兮兮跑去换身衣裳的二世祖!还讨厌一天到晚就只会想些奇怪的招数来凌虐我的二世祖!讨厌死了!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们还有什么话讲哇。管你是哥哥妹妹,还是我逃你追,你爱玩什么游戏就自己玩去,现在的我没空奉陪了,不送!”

  九金连气都不喘地吼完这段话后,就转身撒腿逃开了。

  子七干瞪着她的背影,分明瞧见了她说那话时眼眶里头湿湿的,以往总见她大哭大闹,当那泪变得无声了,竟是那么的涩。听着她一句句的控诉,他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十恶不赦不可饶恕。

  第五十章

  自从那天之后,段子七就好像失踪了,偶尔会传来他和裴澄的消息,案子似乎有了不少进展,他很忙。

  九金的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只是……她总觉得找不回原来的心情了。

  “小良姐,她们说你一定能帮我谈到好价钱,还能是个大户人家,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全靠你了。”

  九金没精打采地看着眼前的姑娘,突然就对这种装可怜骗同情的伎俩觉得好厌倦。就算卖进了好人家,又运气很好地换来一场姻缘,那又怎样,始终还是低人一等了,下半辈子的幸福?那种被人施舍同情的感觉,当真幸福?隔了很久,她回过神,婉转地说道:“最近市场那么萧条,你还卖什么身呀,等万象复苏了再来卖。”

  “啊?可是大伙都说最近市场不错啊。”姑娘不依不饶。

  “我说萧条就是萧条!”其实萧条的不是市场,是她。九金觉得自己似乎开始厌恶起用这种手段赚银子,她根本不是在给那些姑娘们幸福,是眼睁睁地把她们往火坑里推。她自己不就是个鲜活的例子么?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好烦!九金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正想骂人的时候,突然被一个衙役打断了。

  “小良姐小良姐,总算是找到你了。”

  远处奔来的衙役在问了一堆人后,终于找到九金,显得很开心。他赶紧加快步伐凑了上来,喘着气,顽强地挤出了一句完整的话,“裴大人让我来找你,赶紧带你去郊外的蹴鞠场,说、说七爷疯了。”

  “疯了?!”九金不敢置信地怪叫。

  非常好!她傻完了,该死的轮到他疯了。没胆识没担当没度量的男人!连这种事都要跟她较劲?

  九金赶到蹴鞠场时,人不多也就六个,但是场面很混乱。

  裴澄形容得一点都不夸张,看起来,段子七真的疯了。

  跟往常一样,子七还是把自己打扮得很清爽,那身装扮看得出他是一早就计划好要来蹴鞠的。唯一的区别在于,他的发丝有些紊乱。隔得太远,九金瞧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那股气势很冷漠,让她觉得好陌生。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蹴鞠场上,没人注意到九金的出现,龙套很专注地扯开嗓子叫唤。

  “哦……少爷!太精准了,你简直就是我的神。可是你累了吗?要歇歇吗?喝口水吧,我帮你捶捶肩啊……”就算少爷不累,他也已经喊累了,能不能休息一下?

  龙套的声音消散在了风中,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子七依旧专注在蹴鞠上,一个接一个地往得分门那边踢,每一脚都像是用尽全力。只是,每个蹴鞠的着落点都不是得分门里头,而是守在门边的那个人嘴上。九金倒抽了口凉气,依稀见到那个守门的人嘴里都已经被踢出血了,可段子七还是没有收敛的气势。

  让九金更无法想明白的是,很认命地站在球门口的人是赵绿!而在一旁很兴奋的不断将蹴鞠递给他的人竟然是赵绿的妹妹赵红!

  “这是在做什么,全家都来赛吗?”看起来,他们三个人好像玩得很开心,反而是九金这个旁观者很揪心,好不容易才挪动脚步,靠近了裴澄,好奇地问。

  “你来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裴澄转过身,“快!快去拉住你七哥哥,这样下去那家伙满嘴的牙都保不住了。”

  “我?!”开玩笑吧,裴澄是特意让人把她找来送死的吧。

  “当然是你,以前每一次不都是你劝住的吗?”

  有吗?有过以前?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九金哭丧着脸,犹豫不决地拉扯着衣裳,“可是这次不同啊,赵绿到底怎么他了?”

  就算有以前,九金认识的七哥哥也从来只是小打小闹,不会真的伤到人。但是这次他的认真程度不是一般的,活像赵绿烧了他所有衣裳似的。

  “我怎么知道,他只说要让这人永远讲不出话。”说着,裴澄颇为暧昧地瞟了眼九金,咳了两声,低声追问:“九金,你老实讲,你跟那个男人是不是有奸情?”

  “咦?跟我有奸情的人就会被折磨到满嘴是血喏,那太好了!我们也奸情吧!”九金含着凉凉的笑意转头看他。是怎样啊,仗着自己官大就可以怀疑她的端庄程度哇?最该满嘴是血再也讲不出话的人就是他了!

  “别!你别靠近我,离我远点!”裴澄急忙往后躲。

  “小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