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八七

安思源2017-3-19 11:10:38Ctrl+D 收藏本站


  “啊?”这个复原期实在很难预料。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又也许一辈子吧。

  项郝没有让她把话说完,多少有点猜到了答案。他牵动了下嘴角,淡淡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眉梢,须臾,说道:“我可以给你很多时间去忘记他,但是……答应我,最后选我。”

  好模棱两可的口吻,像是命令,又像是带着些许的乞求。九金紧抿着唇,身子僵了僵,不敢回头看他。他似乎也没打算要她回答,因为就根本没想给她说“不”的机会。如果他早一点再早一点说这些,她一定想都不用想就能给他答案。

  可是现在……九金搅着衣裳,眉心紧皱,好受宠若惊难以抉择呀……

  第四十三章

  洛阳山顶上一直不太有人气的宅子里,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

  几乎日日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样子招摇,很容易就招来有心人士的注目。

  于是最近,这里几乎快要被上清宫的道士踏平了,来人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关于这点,九金是从道袍款式上判断的。看师公那些变化莫测的打扮,她总结过了,一般级别比较高的道士穿的道袍也会比较漂亮。

  今天来的这个穿着墨绿色花式很新颖的道袍,挥舞拂尘的模样飘逸到让人立刻就会联想到“仙风道骨”四个字。

  他站在客堂,与师公对视了些会,继而目光又落在一旁悬挂着的豹皮上。

  许久后,小道士漂亮的眸子变得熠熠生辉,嘴儿弯了弯,谄媚地笑开了:“小师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硬拖着你回上清宫处理事务的。你没有回洛阳,我什么都没看见!那个……这豹皮真不错,多野性呀,能不能……赏给徒儿?”

  “豹皮?”九金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墙上看去。这就是那天妄想把她吞入腹中的那只禽兽,她觉着拉风,就把它挂出来了。可是,分明是只老虎呀,这个死道士有没有眼光呀。

  “那是只虎。”项郝忍着笑,已经属于只要能让九金开心,他可以完全模糊掉是非观。既然她要把豹说成虎,那它就绝对是一只虎!

  “啊?呀呀个呸,明明就是一只豹嘛。不要以为你是师父,就可以随随便便地糊弄我。”说着,小道士索性爬上椅子,企图去触摸一下上等豹皮。

  没想到,才刚伸出手,项郝冷冷地声音就从身后传来了,“你如果敢碰它一下,明天这地方挂着的就是你的皮。”

  “……”才刚刚重逢,不用那么快端出师父的架势吧。小道士乖乖地缩回手,依依不舍地又流连了几眼,既然交易不成,那就别怪他做人太认真了,“师父,既然您回来了,就请回上清宫吧。还有很多事务等着您处理,你跟大师父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呢,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上清宫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不管,修道的人不能这么没有责任感的。”

  “你们不是活得挺好吗?”项郝不悦地扫了他一眼,最近登门来劝他回去的那群人,个个都生龙活虎,还需要他做什么?回去把屎把尿么?

  “本来是挺好的,最近有点烦躁了。”大师父游山玩水去了,小师父做梁上君子去了,对于上清宫的众人来说,这日子别提有多逍遥了。天天可以用各种借口调戏漂亮姑娘,还能睡到日上三竿,但是最近有一伙不速之客打乱了一切。

  “嗯?”除非洛阳城的漂亮姑娘都死光,不然项郝想不出有什么能让他们觉得烦躁的。

  “是这样的。从长安来了一群人,说你拐骗了良家妇女……”说到这的时候,小道士顿了顿,眼神若有似无地飘向九金,“逼着我们把你和……和良家妇女交出去。我们就说你还没回来呀,呀呀个呸,他们偏不信,每天拉帮结派地来上清宫打马吊。你说,还让不让过安生日子了?”

  闻言,九金震了下,虽然“良家妇女”这个形容词有点夸张,但她还是坚信那群人是冲着她来的。长安、来找她和师公的……会是七哥哥派来的吗?又或者只是段夫人和段老爷吧。

  不是没有感觉到九金的异常,项郝故意装作什么都没瞧见,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们策划了很豪华的反击战,可惜刚准备实施,呀呀个呸,他们居然不来了!”

  “既然都已经走了,还要我回去做什么?”

  “我们……怕他们还会来嘛。”

  项郝很不想承认,这群没出息的家伙,居然会是上清宫里出来的。

  他刚想一如前几次那样拒绝的时候,九金却忽然开口了,“师公,我们下山吧。”

  这话有点出乎项郝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九金至少还要闭门颓废几个月。不过,这个丫头的思维方式向来很常人不太一样,肯下山,并不一定代表她想要重新振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为什么?”

  “唔……就想下山去看看啊,一直待在山上好闷喏。随便找点事做做也好呀,虽然我会的比较少,可是我可以去上清宫帮忙打打杂呀。而且……”九金犹豫了下,在考虑接下来的话会不会有点自抬分量,但最终她还是说出口了:“而且我不想你为了迁就我,丢着上清宫不管,他们都上山来找了你那么多次了,还是去看看吧。”

  项郝眯了眯眸子,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身旁的她。半晌,情不自禁地轻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嗯,明天就带你下山去。”

  “哎呀,良家妇女果然就是好!”小道士由衷地欢呼,在“良家妇女”的帮助下,他居然奇迹般地完成众师兄弟委托的任务。

  隔天,九金就拖着那个从长安跟随她到洛阳的大箱子,以及那张有历史意义的“虎皮”,带着红扁,正式跟着师公下山住进了上清宫。

  从那天开始,九金和红扁就成为了上清宫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就是所谓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师公每天忙于处理那些堆积下来的事务,于是九金开始尝试走贤惠路线,跟着红扁学着下厨煮饭、煲汤,或者帮着那个喜欢收集兽皮的小道士处理一些杂务。

  小道士有个和他师父很相配的名字,叫吴仁艾。据他自己说,他是个饮水思源的人,因为他把师公给请回来了,所以在上清宫的待遇立刻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而师公之所以愿意回来,这一切,都是拜“良家妇女”所赐,因此他一定要回报。

  而他回报的方式很寻常,就是为“良家妇女”任劳任怨。

  “小良,你要劈柴吗?我帮你。”

  “小良,你要挑水吗?我帮你。”

  “小良,你要上茅厕吗?我帮你。”

  ……

  小良是吴仁艾给九金取的名字,良家妇女的简称,据说这样会显得亲切点。

  在抗议了无数次都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后,九金也就逆来顺受了。只是!只是她实在难以忍受连上茅厕都有人全程护送的生活!

  “小良呀,我们洛阳的市集要比长安还热闹哦,我听小师父说,今天是你第一次出来逛市集。我们不用急着赶回去,你大量地逛,逛到爽为止。师公还给了我很多银子,说是你想买什么都可以。你也真是的,明明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做什么要一天到晚闷在道观里嘛,要多出来走走,要是一个人怕,你可以找我啊,我每天都有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