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〇-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一〇〇

安思源2017-3-19 11:11:53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没听九金和小吴讲过那段甩人的事儿,但是项郝还是很直觉性地想到了他。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他转而飘了眼九金,见她死抿着嘴角不说话,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把他领去客堂,就说我在那等他。”项郝起身,把原本只是微乱的衣领拉都更乱了,临走前,又叮嘱了刚想松口气的九金一句,“愣着做什么?换身衣裳,出来见你娘家人。”

  “唔……”不要了吧?这样对她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在领导着临时找来的衙役们大闹了上清宫一场后,子七被带到了客堂。还为他备了茶和糕点,待遇算是不错的了。就是客堂外那群排列整齐虎视眈眈逼视着他的道士们,非常让人讨厌。

  “小道长,能不能麻烦让他们忙自己的去,别站这儿盯着我瞧?”实在忍无可忍了,子七还是努力维持着客套的微笑,放下茶盏,轻声问道。

  吴仁艾瞥了瞥嘴角,显得很不耐,“小良就喜欢我们几个这样看着客人,说是感觉上比较亲和,难道你不觉得么?”

  “哈,哈哈……很亲和很亲和,小良真有见地。”子七依旧笑得很灿烂。边说,他还边伸出手指,不停地指着吴仁艾,算这死道士狠,居然敢拿九金来压他,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要把这仇记着,来日方长,慢慢报复。

  “你笑什么哇,谁允许你笑的。我警告你哦,别想再欺负小良,呐……”说着,吴仁艾扬了扬下颚,比了下客堂外壮势的那些人,“看到了没有,我们后援团的阵容是很强大的,你要再敢像以前那样凌虐她,就把你揍到连你娘都认不出来!”

  不错啊,连‘揍到连你娘都认不出来’这话都会讲,不愧是被九金污染过的人。只是,凌虐……这词会不会太严重了点?

  “喂!我在跟你讲话,听见没有啊?”

  “嗯,我不会再欺负她。”有这精力,他也会用来跟这个死道士算账。

  站在人群后头,听着小吴咆哮了些会后,项郝轻咳了声,等到大伙识相地给他让出路后,他便挑了挑眉梢,跨入客堂,斜觑了段子七一眼,笑着开口,是笑里藏刀的笑,“恐怕段少爷也很难有机会欺负她了,是来探望妹妹的吗?”

  子七咬着牙,瞪着面前一脸伪善笑意的梅项郝。这个死老头跑出来做什么?就算是见客,好歹也把仪容收拾好吧,大敞着衣领算是什么意思,想色诱?不对……他刚才是进行了什么运动,谁配合他做的,为什么会衣衫不整表情餍足的出现?!

  “段少爷?”见段子七没反应,项郝试探性地唤了声。

  “师公。”子七回神,含笑开口,又瞧了瞧他身后,没见到那个身影,“九金呢?”

  师公?这称呼居然还有从段子七口中溢出来的一天,倒是让项郝颇觉诧异。他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若无其事地入座,抿了口茶,回道:“在换衣裳。”

  “换衣裳?”该死的,他就知道孤男寡女了大半年,城池很有可能已经失守了。可是他们俩要不要那么迫不及待?那死丫头今天才见到他啊!

  “段少爷是来探望妹妹的吗?”项郝搁下茶盏,故意忽略掉他的惊诧,话儿问得顺理成章。

  “算是吧……”如果,她坚持想要现在的生活,他是不是从此也只有探望妹妹的份了?

  “红扁,让阿九换了衣裳快些过来,别让客人久等了。”刚巧瞧见躲在客堂外人群中鬼鬼祟祟的红扁,项郝蹙眉叮咛了声。

  “呃……师公,阿九说……说她身子有些不舒服,想睡觉了,就不来见客了。”红扁吱吱唔唔地复述着九金的话。见到客堂里那两个男人骇人的目光,她吓得缩了缩脖子。

  “是么?那你去转告她,要是实在想睡,那就好好睡。睡饱了,今晚就别想睡了。”嘁,撒谎也不先衡量下自己的体质,就那副活蹦乱跳的模样,装什么病秧子?

  “好,这就去!”红扁很没立场地杀去了九金房里。

  “见笑了。”项郝慢慢转回目光,笑看着子七,又补充了句:“这丫头不比以前了,现在性子劣得很,被压迫久了懂得反抗了。”

  “她这半年过得还好么?”子七没动声色,无视掉了死老头聊起九金时那股亲昵的口吻。

  “怎么段少爷现在才想到要来关心她么?不好又如何呢?你是想要来弥补什么吗?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对于阿九来说,这半年即使再苦都已经熬过去了,你不如还是不要再出现的好,免得让她再把那些痛再回味一次。”项郝很不客气地溢出一声讥诮的笑,言辞间,有些咄咄逼人。

  子七耸了下肩,没太把梅项郝的不友善放在心上,是他有错在先,即使让情敌暂时居高临下,他也认了,“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想来弥补的。不管九金最后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尝试去尊重她。只是关于那场婚礼还有那一夜,我欠她一个解释。你就当我是自私好了,我必须把那些误会解释清楚,不想让自己抱憾。”

  “哦?”这话,让项郝愣了下,脸上还是保持着笑,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个人,真是他见过的那个段子七吗?半年而已,足以把一个二世祖打磨成这样?深看了子七片刻,他扬起嘴角,不再拐弯抹角,“听说段少爷是来办铜驼陌那件案子的?你若是需要我和阿九帮什么忙,尽管开口便好,我们也希望你早日把那案子办掉。我和阿九快要成亲了,你要是方便,就留下喝杯喜酒吧。如果赶着回长安也不打紧,改日我会带着阿九去段府探望你和段家二老,毕竟那儿也算是她的娘家。”

  话里头的意思就是他赶紧把事情弄好,快点滚吧,别跑这来搅局。

  但是,段子七显然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言下之意,在乎的重点还是偏离了,“成亲?她答应了?!”

  “我和阿九早在长安就定了亲,难道段少爷忘了?”

  忘?他怎么可能忘?!就是记得太清楚,才天天提心吊胆,想见她,又怕哪天见到了,她会带着一群煞风景的死小子喊他舅舅。

  “不准成亲!”去他的沉稳修养,要是再忍下去,他就是把自家女人往别人怀里头丢了,他一点都不想再孬一回。

  “嗯?”终于是忍不住了吗?项郝哼了声,玩味着看着脸色铁青的段子七,顿时觉得心情很好。

  “为什么?”同样发出疑问的还有刚来,就听见段子七咆哮的九金。

  她忽然就蹦进了客堂里头,事情的细微末节还没了解清楚,只听到段子七最后的那一句。初步推断,他们俩莫非实在讨论师公刚才提及的婚事?那她是不是也有发言权?

  “你是我的人,就算要嫁,也得给我个理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