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九九

安思源2017-3-19 11:11:48Ctrl+D 收藏本站


  九金眨了眨眸子,撩开帘子冲着小吴傻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话题几乎都围绕着怎么帮师公庆生。一路上,他们想了很多法子,又否决了很多法子。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段子七的确出现了,可她还是小良。依然过着这半年来小良渐渐摸索出来的生活,坐着上清宫的马车,在洛阳大街上放肆地笑。没有人笑她傻,大伙都说,小良是个很能干的牙婆。

  那段低谷期她终于是熬过来了,但是九金知道,不能再做回傻子,不能好了伤疤就忘了痛。这半年……是师公扶着她站起来的,是师公成就了她。

  所以!九金很坚决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再被那个二世祖诱惑!

  不过,显然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原先平静如水的生活还是被打乱了。

  当小吴驾着马车慢慢靠近上清宫后,九金远远就瞧见了立在门口的师公。

  他冷着脸,面无表情。见他们回来,也没迎上前,直至等到马车停下,九金自己跳下了马车,他才抬了抬眸子,嘴角蠕动了下,没能挤出一句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瞧着她,许久许久之后,忽然拉起她的手,有些粗暴地转身朝着道观里头走去。

  “小师父怎么了呀?”一头雾水的小吴转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红扁,压低声音问。

  “赵绿来过了,跟师公在屋里头聊了会,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师公就一直这副表情,吓死人了。”

  远处,传来了九金杀猪般地哀嚎声,“痛啊!会痛啊!你做什么又打我屁股,我只是去了回义庄而已呀。”

  “而已?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今天还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吗?”

  “……”赵绿!一定是那个死男人,九金咬牙切齿地暗自在心底发誓,有朝一日,她一定要亲手折磨死那个大嘴巴烂舌头的男人!

  第四十九章

  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当众打屁股了,九金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唧着,反正师公下手向来都不重,以前她也只是觉得比较丢人而已,现在习惯了。

  但是当众被拍屁股是一回事,私底下门儿一关,孤男寡女,又狠狠地把她往床上一丢,再用饿狼般的眼神瞅着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性命攸关啊!

  “你是不是打算打我?”九金蜷起身子,拼命往床角缩。

  “……”哼,他还不屑为了她破坏自己的君子气度。

  “还是说,你又要打算关我禁闭,让我陪驴儿去聊天了?关禁闭是没所谓啦,我最近也不太想出门,就是能不能不要再让我陪驴儿呀,它好臭哇。”

  “难道你觉得自己很香喷喷么?嘁,一股子尸臭味。”他很嫌弃地目光从她身上扫过。

  尸臭?!怎么可能呀,九金皱着鼻子,拈起自己的衣裳一角,死命地嗅了会,暗自咕哝:“七哥哥有逼着我跨过火盆了啊,应该不会那么臭才对……”

  “七哥哥?!”这三个字真是堪比一堆针,狠狠地朝着他心头扎。

  “赵绿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难道她又自以为是地犯傻了?

  “是说了。”只是他不知道赵绿口中那个在穿心弄里头跟她擦来擦去玩暧昧的死男人,居然是段子七!更不知道他千叮万嘱不准她再擅自跑去义庄,结果她还是去了,还是跟段子七去的!

  “我再不见他了。”没等师公说下去,九金很自觉地作出保证。

  “嗯?”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做贼心虚。

  “我说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呀,要是碰巧遇上,就避开。”所以还是关她禁闭吧,那就不会有碰巧的事了。

  “为什么?”他的脸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更铁青了。

  “唔……”不想再见面都要有原因的哦?九金歪过头,眨着眼眸,想了会,“因为这儿已经不是半年前的长安段府了哇,比起以前,我觉得吧,我现在活得可滋润了。大伙都不讨厌我了,道观里头的人都待我很好,还有小吴愿意被我奴役,街坊也都很好,婆婆还会一直煮红烧肉给我们吃。好多人都说梅道长和小良是好人,这里的人只知道我有个喜欢当众打我屁股的师公,没有人知道我还有个七哥哥,没有人知道的事……是很容易遗忘的,很快很快就会忘记的……”

  这段话好语无伦次,连九金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她表达不清一些想法,觉得有点无力,干脆闭上嘴,垂头把玩起自己的手指。

  “很快?”很快会忘记的?那也就是说,半年了,她还是没有忘记,以至于连见他都不敢,“过来。”

  他耐着性子,放柔了嗓音,撩起道袍在床沿边做了下来,轻拍了下。九金防备地打量了他眼,在心里权衡了下,要是不听话估计会把师公的怒火给勾上来,划不来的。于是,她乖乖地手脚并用爬到了他身边。

  “在洛阳,你真的开心么?”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上她的脸颊,很轻柔的动作。言下之意是,待在他身边开心吗?

  “真……真的……”她不是犹豫,只是忽然被这样温柔地对待,弄得她好紧张。

  “是不是很想让我关你禁闭,那样就不会见到他了?”项郝倾下身子,用唇轻触了下九金的嘴角。见她点头,他嗤笑,很自嘲的笑,“那嫁给我,要关,就关一辈子。”

  “……可是我是破鞋了耶。”她还是很介怀赵绿的那套说辞。

  破鞋?这词儿让项郝皱了皱眉端,略感不适,“哪听来的词?”

  “师公。我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喏。”虽然她现在总体感觉是挺端庄的,但是没准受了什么刺激又会犯傻,傻子很会被嫌弃呀。她家师公和七哥哥不都是骄傲得要命嘛,当初,全都是不允许自己爱上个傻子,然后轮流上演丢下她放任她独自去闯荡的戏码。难保以后还会不会重演一回,她心脏的承受能力有限,她的爱也不是可以这样胡乱挥霍哒。

  “别再叫我师公了,好难听,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相公。”

  “……”还不是一样难听哦。以这些日子跟那些二世祖纠缠的经验来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扯开话题,“那个,这事以后再说。我们先说你生辰的事,你想要什么礼物?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你一样,送赃物给你的。”

  “礼物?”他有缺什么吗?

  “嗯嗯。”

  “送只破鞋给我吧。”

  “啊?”当真世风日下了呀,破鞋居然还成了礼单上的东西。

  “你扯话题的技巧还真烂。我既然决定了要娶你,就由不得你拒绝。反正差不多全洛阳的人都知道你怀了我的孩子,早晚都要嫁的。你索性杀了我灭口吧,要不然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当你是答应了。”

  “……”原来让她假装怀孕只是为阴谋铺成而已?!

  “小师父!有人来砸场了!”门外,忽然传来吴仁艾的声音,打破里屋子里暧昧不清的气氛。

  光是喊,绝对不足以表达事情的严重性。吴仁艾干脆一脚踹开了门,又放声大吼了遍,“砸场了,我们被砸场了!”

  “那就把他揍出去,没瞧见我很忙吗?”项郝不耐地转了转眸子,瞪了眼那个不识相的小吴。

  小吴愣了下,原来的确没瞧见小师父在忙。现在瞧见被他按在怀里的那团东西,他就更不觉得小师父忙了,“这次来人众多火力凶猛,大伙都怯场了。”

  “那你就披着那条虎皮出去扮老虎吓唬人好了,之前又不是没试过,大惊小怪做什么?”

  “可是,那个人说要见小良。”豹皮!那是豹皮!吴仁艾偷偷地在心里头纠正。

  “是谁哇?”九金好奇地问,因为跟她有过生意来往的人都有个共识,绝不会跑到上清宫来找她,会有被阉掉的危险。

  “就是被我甩掉的那个男人嘛,没想到他换了身衣裳带了一堆人杀上门了。”

  段子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