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九三

安思源2017-3-19 11:11:12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六章

  夜色渐深,初夏的闷热气息席卷而来,别馆里时不时地会响起蝉鸣声。

  透过椭圆形的窗格,是一轮弦月,月光静静地洒下。风很轻很黏,子七靠在铺了竹席的软榻上,看着面前桌案上的马吊,眸儿半睁着。

  “七爷,到你了。”坐在子七上家的人,见他面色慵懒,快要睡着的模样,又久久不出牌,便小心翼翼地轻声提点。

  “嗯?”怎么又到他了?

  子七烦躁地哼了声,挪了挪身子,强打起了几分精神,摸了张牌,没话找话地看了眼身旁候着的龙套,“去把窗户关上,这风吹得我心燥。”

  “长安的夏天不也这样。”裴澄没好气地说了句,瞧不下去他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拉他打马吊而已,又不是拉他去死,犯得着一直皱着眉吗?再说了,这也不是陪着他消遣解闷,还不是为了哄两个能提供给他们消息的人,这才陪打的吗?怎么一点为事业牺牲的精神都没。

  “洛阳的夏天一直都来得那么早吗?”子七看都没看,就随便丢了张牌出来,问着。

  “比起你们长安城算是早的吧。”

  这回搭腔的人是坐在子七下家的男子,四十来岁,打从坐下来打马吊起,就翘着一条腿,不停地抖啊抖。

  “那冬天的时候,会不会特别冷?”子七揉了揉眉心,继续问。

  “不算冷,跟长安差不多。怎么了?七爷该不会是打算一直待在洛阳了吧?”那男子笑着,依旧保持着抖动。

  倘若没有猜错,裴大人特意把他们俩找来,又是设宴款待、又是陪着打马吊消遣,目的应该是想打探关于铜驼陌这一带不断有姑娘被杀一事。可是,正题到现在都没入,倒是七爷有一句没一句的,把洛阳的民俗风土习性气候都打探到位了。

  “嗯?”子七微微挑了下眉梢,嘴角儿一瞥,敷衍地笑了笑,“随便问问。”

  他只是担心那丫头会适应不了这儿的气候,转而想想又觉得好笑,她都未必在洛阳,即使在,也有那个死老头陪着,还轮得到他来记挂么?

  闻言,裴澄狐疑地斜睨了他一眼。随便问问?这话拿去哄孩子都没有信服力。既然子七不想问出口,那就由他来问,想着,裴澄略微转过身子,在身旁那男人的感染下,也不自觉地抖起腿,状似无意地问:“这半年,上清宫里头那个梅道长有没有出现过?”

  就像裴澄所料,这话,让子七霎时变了脸色。

  看起来他像是对答案漠不关心,实则早就已经把耳朵给竖了起来,就差没整个人往人家身上贴,逼着别人快些回答了。

  “你说梅道长呀,出现过啊,年关过后没多久就被小吴请回上清宫了嘛。这半年他一直都住那呀……”话说到一半,抖来抖去觉得不对劲了,面色一白,紧张地追问:“该不会是铜驼陌最近的事儿跟梅道长有关吧?”

  “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只管回答就是了。梅道长身边有没有一直跟着一个姑娘?”裴澄没好气地赏了那人一个白眼,总不能跟人家说,他这是在假公济私,帮某个不成器的朋友抓妹妹回长安吧。

  “姑娘?那可多了去了。”始终沉默的另一个男子,总算是整理好了手里的牌,插了句。

  “那……有没有一个瞧起来傻乎乎的,挺丰腴的,有、有那么几分姿色的姑娘?”子七有些激动地紧握住那男人的手。

  “你做什么?别想偷看我的牌哦。”男子很紧张地把牌护住,回忆了会,才说:“那倒是没有,梅道长身边的那几个姑娘都挺能干,主内主外的都有,品种俱全,就是没有傻乎乎的。”

  哎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绕什么弯子?龙套急了,代替他们家少爷开门见山:“管他身边有多少女人,我们家少爷就是想问你,有没有一个叫唐九金的?”

  “没有。”这回是抖来抖去回的话,很坚定很不容置疑。

  “没有么……”子七缓缓松开手,也松开了紧绷的心弦。有些许失落,又有些窃喜,很复杂的情绪。她没有跟死老头私奔吗?那到底是死到哪去了?!以她那种傻傻的性子,一个人乱闯,说不定被人吃了,还会大声嚷着好甜。

  “反正这名字咱哥俩是没听说过。要不这样吧……”抖来抖去随手拈了张牌,往桌上一丢,想了会,看向了段子七:“七爷不是想找那些被杀姑娘的尸体吗?铜驼陌这一带都是穷人,闺女死了也葬不起,要不就是拿个席子卷卷丢了就好;考究点的,会卖身葬,能赚一笔钱,卖身葬人是我们洛阳的民俗。要找尸体去洛阳市集最好了,可惜你们来得太晚了些,之前死的说不定都已经被安置了,最近又没再出什么事了。明天我给你介绍个牙婆,小良是洛阳城里最有信誉的牙婆,口碑好,我估计之前那些尸体她一定经手了不少,多半能帮上你。小良可是梅道长身边最亲近的人,估摸着俩人都快成亲了,你要打听那个九什么的,亲自问小良好了。”

  “呀呀个呸,小良不是怀孕了吗?你还去麻烦她做什么?小心梅道长阉了你,就算梅道长忙得没空阉,小吴一定也不让你好过的。”一听到小良的名字,另一个男人就慌了。

  “嘁,我是什么人?”抖来抖去不屑地扫了眼自己的同伴,持续抖。

  “男人。”

  “呸,我是请小良吃过豆腐脑的人啊!我都跟她说好了,她答应再加一碗豆腐脑,明天就溜出来赴约。”

  “……小良全名叫做什么?”为了一碗豆腐脑,就能答应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这种性子的女人,让子七实在很难不联想到某人。只是,成亲?怀孕?小良?!好难串联。

  “呀呀个呸,小良当然就叫小良了,还能叫什么?”这位爷的问题还真奇怪。

  “好,那你挑家酒楼,明天午时在那见,记得一定要把那个小良找来。”鸡同鸭讲,说再多也是浪费力气,子七起身,冷着脸将手里的牌一丢,拂了下袍子,打算去睡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