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七九

安思源2017-3-19 11:9:47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这是小状况,九金原本也就没想过非要带着红扁走不可,一个人多潇洒哟。虽然有点小小的对不起红扁,但是……那是曾经喂过她媚药为了个男人险些把她害死的人耶,现在不过是借助红扁引开“敌人”的注意力而已,也不算很过分的报复吧。

  九金屁颠屁颠地爬上马车,虽然驾马车对她来说还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过在折腾了些会后,马车总算是动了。速度有些慢,方向有点不受她的控制,缓缓地缓缓地朝着段府的大门口走去。这也算是小状况,反正今天段府门口车水马龙的,也未必有人会注意她,比较大的状况是,这辆马车实在慢到不行,而导致才开始闹的红扁一回眸就看见九金,一时激动就扯开嗓子嚷了起来:“阿九,你顺利出来啦!太好了!快来救我快来救我,不过就是砸了个红色轿子嘛,这个死龙套不让我走啦!”

  “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九金低着头,故意不去看段府里的动静,拼命挥着手里的马鞭,嘴里一个劲地念叨着。

  但是那两匹马今天看来是跟她杠上了,哼着气,怎么也跑不快。

  “小姐回来了,快去把小姐迎进来啊!”

  眼尖又谄媚的龙套这么一吼,也就让整个事件随之失控了。

  九金无奈地看着一群家丁丫鬟拥向自己,其中还有很是兴奋的落凤,殷勤地把她从马车上拽了下来,上上下下审视了一番后,激动地附在她耳边低语着:“小姐,你好聪明哟,来抢亲还知道找个人打头阵探虚实,兵法啊!这可都是兵法啊!”

  “我……不是……不要碰我马车啊!”九金可怜兮兮地看着落凤,不停地甩着手臂,想挥开她的缠绕,可惜无济于事。

  在一回神的时候,她已经被拉扯到了院子里,成为了在场众位宾客的关注焦点。

  “呵呵,嘿嘿……”赶鸭子上架了,九金只好环顾四周傻笑着,时不时地斜眸瞪红扁。

  “小姐,你怎么还穿着这种衣裳啊,赶紧回屋换衣裳呀,吉时快到了。”龙套不悦地蹙眉,打量着小姐身上那件月白色的粗布衣裳,就颜色和质地上而言,他实在无法苟同。

  “哦,是这样的,我回府的时候刚好遇上红扁,就想到这种好日子应该去把师公接来一起热闹热闹的,他是你们未来姑爷啊,应该来喝未来小舅子的喜酒的。红扁,我们快走啊,没听龙套说吉时快到了么?”九金觉得这种时候重点就是要睁眼说瞎话,能溜则溜。

  “小姐,这个不用你操心的,夫人早就派人去请未来姑爷了。”

  “……”路都堵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想让九金活的远不止龙套而已,还有若干看着段子七成亲,失望透顶又找不到人撒气的千金小姐,尤其突出的就是王仙鱼。所谓冤家路窄,总体来说就是现在这个状况。

  “哟,这不是段府的二小姐吗?又犯傻了呀,这回不咬人了?是不是看你七哥哥成亲,恼羞成怒了,那也用不着穿着一身孝服来闹呀,多不吉利啊,人家大喜的日子,你这副活像奔丧的打扮算什么意思呀?”

  尖锐刺耳又熟悉的声音,让九金很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没好气地飘了眼骚首弄姿的王仙鱼。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不能因为一个那么不端庄的咸鱼千金,耽误了自己离家大计。所以,九金打算不理会她,直接拉着红扁走人。

  “……小姐,你不会真是来闹事的吧?”龙套颤着声偷偷瞄了眼红扁,想到她刚才砸喜轿的行为,便开始害怕小姐冲动做傻事,这要是真傻起来场面定会失控的。今天是少爷的大日子,出了岔子他一定会被老爷夫人活活弄死的,“小姐,你得把你的傻劲憋回去呀。有什么事我们去后头慢慢说,少爷要是瞧见你犯傻,一定又要逼着你道歉了……”

  “你才傻呢!当我们阿九好欺负是不是?你们凭什么这样一口一个傻子的羞辱人呀!”红扁听不下去了,顾不得拼命把她往门口拉的九金,冲着王仙鱼和龙套骂道。

  龙套自然是不敢回嘴的,但王仙鱼就没那么好欺负了,“嘁,傻还不准人说了,这什么世道。是她爹娘把她生的傻,又不是我们把她骂傻的。”

  “那又怎么样,你爹娘还不是把你生得那么没口德?”这回连落凤都忍不下去了。

  就这样,整个喜堂吵成了一团,如龙套所料场面几乎失去了控制。九金很孤单,帮她的人也就只有落凤和红扁,看着她们俩为她吵得面红耳赤的模样,她忽然就觉得鼻子酸酸的。没人疼的时候有些委屈是能吞的,可一旦被人这么护着了,就会前仇旧账一股脑地涌上来。

  “犯傻就犯傻!红扁,陪我一块砸了这喜堂,我要把那堆蜡烛塞到咸鱼的嘴里,看她还敢不敢一直拿我爹娘说事!”傻就傻了,九金决定了,就这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仗着傻子的身份撒野了。

  “好!”红扁很亢奋,打一开始就盼着这一刻了。

  紧随着,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不对劲了。尽管落凤很期望能看见小姐抢亲,但是,她并不想让一切发展成暴力事件的。这种时候,能操控场面的,只有老爷和夫人了,所以身为一个精明的丫鬟,一定要懂得及时去搬救兵。

  也因此,当落凤把少爷领到喜堂的时候,印入眼帘的画面实在很惨不忍睹。

  子七瞠目结舌地愣在原地,这绝对不是他的喜堂,是屠宰场!那些用来装点的红绸被随处丢掷,座位歪七扭八地散乱在各个角落,供客人用的喜饼糕点四处飞散。这不是最惨的,惨的是王家父女,手被红绸绑着,嘴里塞满了各种很难分辨的东西。

  一些宾客们全都躲在喜堂门外,连看都不敢看九金一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