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七五

安思源2017-3-19 11:9:21Ctrl+D 收藏本站


  “你来做什么?”子七迟疑了片刻,很难适应一早醒来见到何静。确切的说,他只是不习惯,总觉得他们似乎还没熟到可以这样不修边幅相见的地步。

  “来送成亲那天用的衣裳啊,上回你不是说袖口的绣样不喜欢嘛,我改好了,想再让你试一下。”何静盘着手,扫了眼被龙套搁在床尾的衣裳。

  “哦,等下再试。”子七想都没想便下意识地回了句,转眸又看向了龙套:“九金昨晚到底有没有来过我这?”

  “没有吧。”龙套想了会,昨晚他也醉得不省人事了,不过早上醒来的时候连小姐的影儿都没见过,怎么说小姐也不可能大半夜偷偷溜进来脱了少爷的裤子,然后又偷偷溜走吧?

  “没有?!”子七铁青着连怪叫,看龙套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春梦?还是又梦游?为什么他觉得记忆那么清晰,为什么他会觉得身体的某个私密处还有点微疼,真的发生过什么吗?九金没有来过,那他做那种事的对象……难道是龙套?!

  “少、少爷,你做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那是什么眼神啊,暧昧到让龙套连说话都颤抖了。

  “你看什么看啊,自己没有啊!快点拿衣裳来给我换啊。”子七很有觉悟地把自己捂得更严实了,恶狠狠地冲着他喊道。

  看他那副紧张的样子,龙套有些不明就里,愣愣地点了几下头后,拿起一旁的喜袍抖了开来,见何姑娘很自觉地回避到帘幔后,便张罗着帮他家少爷换起了衣裳。

  “这红怎么那么刺眼?”子七靠在床上,不悦地飘了眼,低嗔。

  “刺眼?”龙套把头探上前,看了会,“不会啊,人家成亲的时候都是穿这种颜色的衣裳啊,俗称喜红色嘛……”

  “好了好了,替我换吧。”他撑起身,打断了龙套的话,心思还在纠结昨晚那场分不清究竟是春梦还是梦游的事儿,想着便转身叮嘱了句:“我自己穿吧,你去找个丫鬟把九金给找来,不管她在哪,立刻给我找来。”

  “哦。”龙套闷闷地应了声,边往门边走去,边回头打量着少爷,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

  子七冷着脸,很利落地把衣裳给扣好了,整体来说还算舒适,何静给他做惯了衣裳,尺寸是不可能有多大问题的。可他总是下意识地想挑些瑕疵出来,在面前偌大的镜子前照了些会后,他转身问道:“何静,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领子很刺眼?”

  “那领子是按照你的意思做的。”

  “是吗?”他的品味那么古怪吗?又看了些会,他眼前再次一亮,“你有没有觉得这些扣子很刺眼,为什么要用那么死板的扣子?”

  “……这扣子也是你挑的。”

  “那你再看看腰间的处理,是不是很刺眼?”

  “子七,别再挑剔了,再过后天我们就要成亲了,现在返工来不及了。”

  “可是这衣裳真的很刺眼啊……”

  “说真的,我觉得对你来说刺眼的不是这衣裳,是后天的跟你拜堂的人。也许把我换成九金,你就会觉得一切都顺眼了。”想了很久,何静还是冷着眉眼,把话给挑开了。

  这话,如晴天霹雳般,让子七整个人震住了,看着镜中的自己。大喜在即,嘴角却看不出一丝打心底的笑意,他是真的感觉不到丝毫开心。后天,过了后天他就真的只能安安分分地做她的哥哥了……“何静,你为什么想嫁给我?”

  “怎么突然问这个了?”这问题显然出乎了何静的意料之外,她以为他们一直都是有共识的,“就跟你想娶我的原因一样啊,反正没有更好的,还不如找个有共同话题的人将就呢。”

  “那万一有天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了呢?”

  何静轻笑着耸肩,不置可否,“也许会遇见吧。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啊,彼此喜欢未必就适合在一起。成亲耶,那是一大家子的事,又不是两个小孩子办家家酒,爱来爱去就能幸福到老的……”

  她似乎说的挺有理,可是子七总觉得哪不对,做人那么理性,会不会太没乐趣了呀。

  他想到的正入神的时候,外头突然飘来落凤的大叫声:“喂!小姐!我在跟你讲话耶,你做什么忽然沉默喏?”

  “啊?”跟着响起的是九金心不在焉地声音,“哦,所以说这样是正常的喏?”

  “我只是这么听说啦,你要不去找个大夫问问?”

  “找大夫啊,可是我认识的能充当大夫的人只有七哥哥和师公耶,这种事怎么问哇?”

  “不会付点看诊费,随便找个不认识的大夫问啊。”

  “哎呀,你不知道我在长安城里挺有名气的,说不准今天一问,明天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你想让我被人笑话死啊……”说话间,九金已经推开了子七的房门,笑逐颜开地问道:“七哥哥,听说你找我哇?”

  “嗯,昨晚……”话才起头,身旁那两人就动作一致地凑上前,逼得他硬生生地又把话给憋了回去,转而看向九金手中的那锅东西,“这是什么?”

  “腊八粥啊,明天腊八节了呀,厨房煮了好大好大一缸,要命哟,可以喂猪了。我给你端了一锅哦,多吃点,补充体力。”

  “我有那么没用吗?做什么要补充体力?我、我……我还有很多体力没消耗啊。”瞪着面前那锅粥,子七显得很激动。

  “……我只是端粥给你喝啊,没有说你没用哇?”不过就是一锅粥啊,他做什么那么不端庄喏。

  “别理他,他今天一早起来就不太对劲。”何静不屑地飘了眼身旁手舞足蹈却又词不达意的段子七,亲切地拉过九金,笑着问道:“不过你来得正好,来替我看看你七哥哥身上这件喜袍漂亮不?”

  “漂亮……”她不得不承认七哥哥穿什么都好看,可是并不代表她都会爱看。

  “听见没?嘁……”何静得意地嗤哼,挑衅地斜睨着段子七。见他咬着牙狠狠瞪着九金的模样,便愈发觉得整个天下恐怕治得了他的只有九金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