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六五

安思源2017-3-19 11:2:57Ctrl+D 收藏本站


  师公清晰的声音忽然传来,九金震了下,迷蒙的眸子痴看着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光景。

  三年前,他也用这种暧昧不明地姿势压着她,问过她同样的问题。她曾坚决地点头过,可是这一次,她却犹豫了,“我……”

  “我为你挣扎了三年,可惜还是败了,你没资格拒绝了。”在问她之前,便已经猜到了答案,然而项郝却没有在这种时候停止一切的定力。他在她耳边呢喃了句,继而将吻落在了她肩胛上,手无意识地窜进她松垮的衣裳里,停在了她不算太丰腴却形状刚好的胸上。

  “师公,我……”感觉到他另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裤腰带,九金忽然开口,哭丧着脸。

  “怎么了?”他眯着眸子,冷觑着她。这种时候,她最好不要煞风景的用眼泪来控诉,他不会收手,只会让她更欲仙欲死直至忘了拒绝。

  “我好像……”九金涨红了脸,紧咬着唇,鼓足勇气说道:“好像又来癸水了。”

  “……”项郝猛地僵硬住,有股想要掐死她的念头,可是看着九金那副沮丧的模样,却又只好硬生生地撑起身子,俯瞰着她,喘息着问:“什么叫做又来了?”

  “那个……我前些天才来过的,不知道为什么又……”好丢人,她也不想要这样的嘛,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来,要是……要是真的莫名其妙被吃了,那师公一定会负责,人生也就这样过了,也挺好的喏。

  “是么?给我看看。”他细细地审视了她些会,探出手,说道。

  “不要!”他不会是想验证下到底有没有葵水吧?娘哟,还让不让她做人了呀。

  “放手!”项郝的态度很强硬。

  “就是不要!”九金也难得异常坚定,死握住他的手,试图想阻止他的动作。

  “我只是想给你把脉!研究下你为什么会经期不调。”

  “……”只是这样吗?

  没等九金问详细,“砰”的一声,门板被人用力撞开了。

  声音很响,项郝和九金好奇地转过头,朝着门边看去,只瞧见红扁以及其不雅地姿势跌倒在地上,单手揉着臀部,一个劲地痛哼。

  随后跨入门内的是段子七,他轻哼了声,俯瞰了眼被龙套推倒的红扁。当视线慢慢往前移,定格在了屋里的软榻上后,他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凝固了。如果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说,这实在是很活色生香的一幕,九金的衣衫几乎快被褪光了,就残留下那么一丁点遮盖着重要部位,裸露在外的白皙香肩尤为刺眼;更让子七觉得刺眼的,是那个发丝微乱,衣领敞开着,神色勉强还算得上性感的师公!

  “你、你们……在做什么?”看来少爷是已经被惊到说不出话了,龙套只好替他发问。

  项郝回过神,顺手从一旁扯了条毯盖在了九金身上,坐起身靠在了软榻上,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面色冷峻的子七,忍不住轻笑了下,耸了耸肩,没有做太多解释。

  瞧瞧这放浪的表情,子七长吐出一口气别过头,目光投到了九金身上。紧跟着他便意识到了自己是在找气受,她红着脸,唇微启着有些肿,杏眸轻眯着斜睨他,这……这、这个表情不仅仅是放浪,还透着一股子餍足!

  看来是等不到他们俩给出回答了,子七侧过头,故意不去看九金,低咒了句:“一男一女衣裳不整的在软榻上纠缠,还能做什么?”

  “不是哦,流血了喏。”九金蹙着眉,挪了挪身子,想起身,触碰到龙套目不转睛瞪着她的目光后,只好又老老实实地躺回去。不管怎么说,目前为止她好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家,怎么也不能被看光光啊。

  “流血?!”闻言,子七又不争气地把目光转了回来,不幸瞥见了她刚躺过的位置上那滩浅浅的血迹。他闭上眼,懊恼地哀叹,为时已晚啊!

  “可不是嘛,又流了,这次还很痛,作孽哟……”搞不清情况的九金还在自顾自地念叨。

  显然是一段很鸡同鸭讲的对话,可两个当事人却都很投入,项郝扬起嘴角,笑得很诡谲,打断了他们,“能不能先出去,让阿九把衣裳穿好。”

  “你给我立刻穿好衣裳,跟我滚回家!”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什么?就算想找她算账,也不能在这个该死的师公面前。于是子七只好愤恨地吼了声,领着龙套转身跨出房门,重重地又把门板摔上了。

  屋子里突然静了,红扁好不容易爬起身,尴尬地左右看了下,进退两难啊。

  “愣着做什么,阿九来葵水了,你帮她弄下。”人生就是这样的大起大落啊,以至于项郝不得不逼着自己“收放自如”。比起刚才,他的口吻里已经没有了激情的痕迹,只像是一句平淡无奇的交待。

  “可是七爷看起来好像怒气很大,真的要让阿九跟他回段府吗?住在这儿不是挺好嘛,反正七爷也快成亲了,就跟段夫人说怕阿九留在段府会给他们添麻烦,接她回来住吧。”红扁担忧地看了眼房门,不太放心就这么看着段子七把九金带走。

  项郝没急着回答,想了会,眸儿转向了九金,见她抿着唇不发一言的样子,便笑着伸手掐了掐她的脸颊:“你呢?想不想回段府?”

  “唐九金!我警告你,你如果敢留在这里,我一定会把咸宜观给铲平!”门外传来了子七的警告声。

  “……”九金愣了下,无助地看着师公,踌躇了很久,“我的小金库还在段府……”

  “我可以帮你去拿回来。”

  “我至少得跟观世音和爹说一声。”

  “我可以帮你去说。”

  “我还没攒够银子……”

  “你回去吧。”他面无表情,口吻冷漠,蓦地站起身,朝着门走去。

  九金坐起身,张了张唇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事,包括感情。她还是依赖师公,可已经不是爱了,差一点就迷失了,然而九金却好希望在刚才意乱情迷的那一刹那迷失掉,也许……就可以让自己不要再想那些无望的东西了。

  房门又一次开了又合,她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了交谈声,是七哥哥和师公的声音,却听不清楚内容。反正是什么都不重要了,九金紧抿着唇抬起头,下颚一颤一颤的,渐渐地抽泣声越来越响,最后她索性放声大哭了起来:“哇呜,红扁……为什么要这样子嘛?明明就只要伸出手好像就能抓到幸福了,我做什么要那么犯贱嘛,做什么……做什么每次都非要去抓那些抓不到的东西……有毛病啊!不止是我有毛病,所有人都有毛病……想要人家的时候就不顾一切地要,不想要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说地丢掉,全都把我当傻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