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六四

安思源2017-3-19 11:2:51Ctrl+D 收藏本站


  “哎……”想着,九金溢出一声长叹,无力地把头搁在窗棂上,看着外头的夜色。

  道观的夜很静谧,弥漫着一股与世无争的味道,九金忽然觉得,如果大伙都不再打她了,就此留在这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就算什么都好,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涩涩的,为什么每次想留在一个地方,都是因为想逃离另一个地方呢?

  “你今晚在何府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项郝端坐在不远处的软榻上,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籍。却被九金那声叹打乱了心思,忍不住问道。

  “不算是委屈吧。”确切的说,还应该算是喜事呢。以她的身份而言,哥哥要成亲了,难道不是一件喜庆的事吗?

  “是么?那就说说你今天何府都发生了些什么事。”他没有放过她,只是换了种方式问。打从坐在围墙上看她拿茅坑和草儿撒气的模样时,项郝便觉得这丫头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之所以一直憋到现在才问,就是想等她生辰过了,不想破坏气氛。

  “唔……”九金想了会,事儿倒是发生了不少,可她记得的只有一件,“七哥哥和何姑娘要成亲了。”

  闻言,项郝顿了顿,放下书,低语:“哦?你因为这事闷闷不乐?”

  “好像是的……”

  “过来。”他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冲着她招了招手。

  等九金缓缓在他身旁坐下,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他才开口:“为什么不开心?不想看他娶妻吗?”

  是这样吗?九金嘟了嘟嘴,想了会,“可能就是依赖惯了吧,就好像我以前很依赖你一样,一下子听说以后再也不能赖着他了,就觉得有点不适应。总会好的,时间久了就不难受了,以前也是这样好的……”

  “这一天总要来的。”项郝浅笑,单手支着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九金。

  “啊?”这话让九金不明就里。

  “总有一天他是要娶妻生子的,你难道又傻了吗?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当初不就是想着把银子攒够了,然后远走高飞么?你总是要学会自力更生的,不管是我还是你的七哥哥,都不会比你自己更可靠。”

  九金垂着眸,紧握着双拳出神,直到握到双手的指关节泛白,她都不自知。沉默了许久,她呢喃出声:“是知道的。可是……可是没想到这一天会那么快就到了。”

  “快么?”他转过身凑近了她几分,笑容里多了丝暧昧,“你已经练习了三年了。”

  “你是说我在咸宜观的这三年吗?你怎么那么坏啊?故意嘲笑我是不是,练习个屁咧,只是变得越来越耐打了而已。”九金皱了皱鼻子,伸出手指用力戳了师公几下,只觉得他又在拿她说笑了。

  “忍辱负重、苟且偷生、能屈能伸、阿谀谄媚……嗯,我怎么觉得这些东西你全都学得很好。对了,还差一条,阳奉阴违。”

  “……最后一条是贬义啦。”事实上,九金觉得师公说的每一条都算不上称赞。

  “是贬义,但是你诠释的很好。”说着,项郝撇了眼很没坐姿的九金,冷哼,“我记得有跟你说过让你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别再被你的七哥哥碰,不然我会让你领略一下生孩子的痛楚。”

  “是、是说过啊……”可她又没答应。

  “你是想看看我那天说的话到底会不会作数么?”

  “你你你你为什么会知道?!”九金很快就想起那天迷迷糊糊间,被七哥哥用嘴灌药的事儿。看向师公的眼神里不免掺着惊讶,有眼线!他一点在段府安插了眼线!

  “裴澄说的。”他掀了掀眼帘,嗤笑。

  “呀,你和裴澄不会是……”断袖吧?!

  “断袖么?”项郝忍不住弯起嘴角,接着九金的话尾反问,身子又靠近了她几分,已经能感觉到她不太规律的呼吸,“你可以验下货。”

  “嗯?”气氛不太对劲了,九金大气都不敢踹着一下,瞪大眼,看着师公那张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心跳蓦地开始混乱。

  验货?怎么验啊?找一堆姿色上等的女人,再找一堆秀色可餐的男人,然后男左女右站开,看师公往哪边走吗?

  但是很快九金就发现自己想太多了,师公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她只觉得腰间一紧,那滚烫的掌温一直透过她的衣裳熨帖在肌肤上,静静地,她看着他靠近,看着他的唇慢慢覆上她的,“唔唔唔……嗯……”

  细碎的声音溢出她的唇间,从最初的挣扎,到最后的嘤咛。

  这是一个不同于七哥哥的吻,应该说是有好大的差别,七哥哥的吻很温煦,可是师公……很灼热。辗转间,他的舌窜进了她嘴里,不断地逗弄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舌头。每一次的深入,他没有给她任何逃避的时间,拥抱着她的手是渐渐松开了,可是却很自然地将她的身子压在了软榻上。

  “眼睛闭上,投入点。”项郝微微掀开眼帘,垂眸扫了她眼,伴着喘息命令着。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九金的唇那么软,尝起来的味道要比他想想中好很多,有些许的生涩。感觉到她的紧张,他故意用舌尖勾勒起她的唇线,顺着她下颚的弧度慢慢地往下细吻。

  随着他的动作,九金觉得有股润润麻麻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她的脖子,又移转到了耳际。耳垂传来了细微的刺痛感,是他的啃咬,让她情不自禁地呻吟。有双手慢慢地绕到她的后背,解开了那条绑住衬衣的系带。

  突然窜来的微凉感,让九金倏地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师公。

  她想到从前看见玄机姑姑和陈公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画面,接下来,他们也要这样吗?

  “会后悔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