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六二

安思源2017-3-19 11:2:39Ctrl+D 收藏本站


  他不是去找裴澄打马吊的?是去帮她买礼物的吗?九金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心底忽地一酸,好奇怪啊,为什么她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呢?

  “你是不是喜欢上你那个宝贝妹妹了?”屋里的何静愣了下,似笑非笑地问,口吻里透着试探的意味。

  “你觉得呢?”子七没急着回答她,反问了句。见何静接不上话了,便溢出了声嗤笑,“有哪个正常男人会喜欢上一个傻子?”

  这是九金曾经问过他的话,绝对是警句啊!

  何静哭笑不得地打量了他些会,忍不住笑开了,伸出手戏谑似的捶了他一下,“你的嘴怎么那么毒,九姑娘傻么?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

  “是么?那说明你也傻了。”

  “你才傻!”

  ……

  屋里飘出一阵打闹嬉笑声,听起来好温馨。九金傻愣着,有些空洞的目光落在落凤身上,迷惘地眨了两下,嘴角有些许的僵硬,想笑,却笑不出。心里头乱得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疼。

  第三十章

  从九金敲响何静房门叫他们用膳的那一刻起,子七就发现今晚的九金不太对劲了。

  很端庄!很有礼!嘴角总是含着一丝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笑容!

  虽然这一切都是曾经九金最渴望拥有的,但当有一天她真的拥有时,轮到子七不端庄了。

  “你刚才……刚才在何静屋外真的没听见什么吗?”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疑窦,子七顺手夹了个鸡腿丢进九金面前的空碗里,不放心地又追问了次。

  七哥哥已经问了十四遍这个问题了,九金若无其事地飘了他眼,夹起鸡腿塞进嘴里,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只专注在面前食物上。

  “那为什么一整晚都不说话?”他凑近了她几分,用只有彼此才能听清的声音问。

  “唔……你要我说什么呀?”九金抬起头,嘴里塞满了菜,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子七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些会,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丫头一定在生气,让他觉得比较新鲜的是,没想到她生气的时候竟然真的端庄起来了。兴许是在怪他不记得她生辰吧?子七没有多想,浅笑浮上脸颊,又给九金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后叮嘱了句:“快点吃完,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子七,你做什么一个劲给九金夹菜,你当她是猪么?就算疼妹妹也不要这么个疼法啊,你嫌她前两天撑得还不够么,也顾顾小静啊。”意识到桌上的气氛有些不寻常,所有目光几乎全都聚向了那兄妹俩,坐在子七左手边的何静更是有些尴尬。段老爷便清了清喉,笑着说道,给子七铺了条台阶。

  但子七和九金之间流窜着的那股不太寻常的情绪,还是让他不自觉地拧了下眉。

  “她的确很像猪啊。”子七侧眸扫了眼埋头大快朵颐的九金,调侃着。

  闻言,九金僵了下,抿了抿唇,又继续吃了起来。

  气氛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闷,这回轮到何老爷挥舞着双手打圆场了:“不碍事不碍事,反正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这三个字让何静敏感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爹娘。从他们暧昧的笑容间,她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

  “还说呢,你十八岁生辰也过了,是该收收心了。瞧瞧人家姑娘,孩子都抱在手里喂奶了,你跟子七也该定下来了。”何夫人掩着嘴,眸子不断地往子七身上飘。

  “就是啊。你看我们家的蚊子都更新换代了,说明它们也都生孩子了;在看看朱雀大街上头那个卖猪肉的,从来不断货,这说明什么?说明猪都知道成亲生小猪崽!你们还耗什么?加把劲啊,怎么样也要证明下人类比禽兽更有智慧吧。”不能看亲家母孤军奋战啊,段夫人也加入了苦口婆心劝说地行列。

  “……”有这么劝人成亲的吗?子七无奈地横了他娘亲一眼,犹豫了些会,“会不会太仓促了点?原本不是说好了等何静的铺子稳定了,再考虑成亲事宜么?”

  “是啊。现在小静的铺子很稳定啊,姑娘家嘛成亲前喜欢折腾也就随她去了,婚后到底还是相夫教子为重,那个铺子找两个人来打理就好了,也不是非要自己一天到晚顾着的。”何夫人继续说着,不遗余力。

  “娘……”何静放下碗筷,哭笑不得地唤了声:“我跟子七又没说不愿意成亲,年前就商量好了,等我十八岁生辰过了,你们定日子便是了。你做什么非要揪着我那个铺子不放,我嫁到段家之后,相夫教子侍奉公婆这些全都不会怠慢的,那跟我顾铺子没冲突。那铺子是我的心血,怎么能随便找两人来打理呢。”

  “这么说你是愿意了?!”

  何静的话,让段夫人和何夫人都欣喜若狂了,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见这丫头红着脸,羞答答地点了下头,俩人边心照不宣地相视笑了,开始聒噪了起来。

  “办几桌比较好啊,在哪办呢?醉香楼倒是不错,够气派。”

  “不行!我跟那地方犯冲,就是那的狗肉害我在牢里待了好些天,换个地方。”

  “也是哦,那地方先再议好了,关键还是先挑日子呀。”

  ……

  四位老人家聊得热火朝天,何姑娘只顾着脸红,九金紧咬着鸡腿,干瞪着七哥哥,起先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好睁大眼,傻乎乎地看着他。久了,鸡腿把嘴撑得有些酸,九金终于舍得把鸡腿吐了出来,用有些沙哑地嗓音轻问道:“你要成亲了哦?”

  “你做什么?”子七震了下,她做什么要用那种好像控诉的眼神看着他,还得他心思跟着乱七八糟的。

  “这次是真的要拜堂洞房了喏。”九金垂下眸,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略带幽怨的口吻让子七烦躁地拧起眉,看着面前那群兴致勃勃地长辈们,忍不住喝喊了声:“我有答应吗?!”

  热火朝天的场面顿时冷了下来,所有目光齐刷刷地扫向子七。

  沉寂了许久许久之后,何静挑起眉梢,眼神略过子七落在了九金身上,话却仍是冲着子七问的:“你两年前不就答应了?”

  “我……”他能说什么?又想说什么?不是早在好多年前就想好了,到了时候如果他和何静都没有心怡之人,就乖乖地听从父母之命完婚么?早晚是要娶何静的,这原本就是子七笃信着的事,这些年间爹娘也从来没有拿这个婚约束缚过他,倘若真要遇见自己中意的,大可以去爱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