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五七

安思源2017-3-19 11:2:7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过奖了。”落凤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转念想到了更重要的事,面色又恢复了焦急:“少爷,小姐有遗言要我转告你……”

  “闭嘴!”还他娘的搞遗言?她怎么就不提前把自己的灵堂布置好?!

  “不行啊,小姐交待了一定要转达的,这对她来说很重要,是她一生的夙愿。”身为一个忠实的婢女,落凤很坚持。

  子七没有再理会她,甚至连看她一眼的心情都没有,脚步越来越快了。

  见状,落凤以为少爷是默认她继续了,便深吸了一口气,按照刚才小姐交待的,一字不漏地复述了起来:“小姐说,如果她幸运地壮烈牺牲,一定要厚葬了她,墓穴风水要好,陪葬的东西要周全。墓碑要少爷亲手立,上书‘亡妻,段氏九金之墓’,祠堂里还得放个牌位,牌位上就不要妻不妻那么肉麻了,写恩公就好。如果她不幸活下来了,那你们还是以兄妹相称,你得保证替她找个好婆家,也不用太好,师公那样的就可以了,嫁妆要丰厚。另外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得给她一笔数目庞大的赏银,算作答谢,好让她下半辈子吃穿不愁……咦?少爷,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也不打声招呼的?”

  还好“遗言”也交待地差不多了,只是少爷猛然停下的举动,害她没头没脑地撞了上去,鼻子有点扭曲。

  “她的意思是说,如果她活着就是死老头的人,死了才是我的人?”子七阴沉着脸,言简意赅地囊括了九金的遗言。让他最不解的是,凭什么他能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这个……不是重点吧……”重点是厚葬和赏银啊。

  “那让她死吧,我去用午膳。”想了会,子七做出了这个重大的决定,开始往饭厅的方向走。

  可惜,才迈了两步,衣领就被段老爷给揪住了,一道凉凉的声音传来:“你想给我女儿陪葬么?”

  “子七,这就是你不对了。九姑娘连遗言都留了,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以身试毒,就为了救段夫人出来。你怎么忍心置之不理呢?段夫人回来要是知道了一切,会把你乱棍打死的。”这回轮到裴澄来劝了,纵然再傻的人也能猜出来九金做了什么,在他看来段子七应该很感动才对啊。

  “药都已经端去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子七挥开爹的手,冷冷地丢出一句话,她分明已经为自己铺好了所有后路,压根就死不掉。找他们来,也不过就是想找人见证而已。

  这话说的好像也对,药都已经有了,还要仵作干嘛?

  就在段老爷正想把他强行拖去的时候,有个丫鬟突然急急忙忙地奔来,咋咋呼呼的,看起来很焦躁。

  “落凤落凤!”

  “怎么了呀?”落凤瞧了眼那丫鬟,有些困惑,不是叮嘱她在小姐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灌药的嘛,怎么跑这来凑热闹了?

  “小姐不行了,一直冒冷汗,我想给她喝药,她非说要等到大伙来,否则就白费了。后来熬不下去了,我看着都觉得心疼,就硬给她灌药,可是灌不进去,她喝了就吐……”

  这属于计划之外的事,落凤愣住了,无助地看向龙套。

  就在所有人都一时没能做出反应的时候,刚才那个嚷嚷着要用午膳的人,就像跟离弦的箭一样,“咻”地拔腿朝九金院子里跑,很快就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等到所有人都赶到的时候,只瞧见一幕很暴力的画面。

  九金神志不清地倒在地上,子七一手用力拍着她背,另一只手伸进她的嘴里不断抠着,嘴里还不停地命令:“吐出来!”

  “少爷,这样不行,要出人命的。”落凤瞧不下去了,这到底救人还是杀人啊。

  “倒杯温水给我。”子七头也没抬地嘱咐道。见半天都没人理会他,不禁火气更大了:“快啊!”

  “哦哦……”在龙套的推搡提点下,落凤总算回过神,慌乱地倒了杯温茶递给少爷。

  子七一边捏着九金的鼻子,设法把温水灌进她嘴里,边问着落凤:“她什么时候喝的绿豆汤?喝了多少?”

  “唔……跟王夫人一样的分量,才刚喝下没多久……”

  落凤说到一半,子七就觉得有只手正在扯他的衣袖,是九金的手!他有些激动地垂下眸,只瞧见怀里的女人半睁着眼眸,唇色惨白,断断续续地开口了:“我……我让红扁算过时辰……从醉香楼到王府的路程,跟王府到段府的路程差……差不多,我是、是刚才听到你们的声音才……才喝绿豆汤的。”

  也就是说她跟王夫人吃了一样多的狗肉,又隔了差不多久的时辰才喝绿豆汤,就算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消化程度也不会差太多吧。

  “你、你、你醒了?”生命力未免也太顽强了吧?药好没喝啊,按常理来说她应该再晕一下才对啊。子七不敢置信地瞪着她,那目光活像见了鬼似的。

  “我想……我可能是不太会死了,想、想提醒你一声……记得赏银……另外……”九金又颤抖着抬起手,朝着段老爷的方向伸出,这简单的动作她着实做得很吃力,可脸上还在强颜欢笑,“老爷啊,给我留条活路吧,我是你女儿啊啊啊,你多少……多少应该被我这种行为感动了吧……啊,我要吐了!”

  九金的行为实在很受她语言支配,刚说完要吐了,立刻就转过身毫无保留地吐在了子七身上。

  看着那些品种不明的呕吐物,整个屋子静了。

  比较糟糕的是,少爷今天又穿新衣裳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