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四四

安思源2017-3-19 11:0:40Ctrl+D 收藏本站


  “咳咳……”九金无奈地咳了两声,打算不再做无谓的抵抗,冲着观世音摆了摆手:“我们走了哦,天凉啦,你别着凉,过些天我跟七哥哥一起来接你哦。”

  “管好你自己吧。知道天凉了,做什么还把领子敞那么开,你打算露给谁看?”子七松开手,很大力地把她的衣领拉拢了几分。

  “才没有咧,我是很保守很端庄的女性。哎哟,都怪师公啦,乱摸乱摸的,居然把人家摸成这副衣衫不整的德性,好讨厌喏。”九金拉扯着身上的衣裳,自言自语般地埋怨着。说起来,他真的很应该对她的清白负责;可是,指望师公负责,还不如指望母鸡报晓。

  “摸?”他眯起双眸,斜觑着她,“啧啧,真该抽空跟你师公好好聊一下。”

  “聊什么?”他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身为兄长的义务,打算让逼师公承担起男人的责任吗?

  “没什么,只是比较好奇他的眼光和品味。”说着,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会九金。

  还是那种充满鄙夷的目光,九金抿着嘴笑,努力让自己假装听不出他话里的嘲讽,“是哦是哦,师公的眼光和品味总是那么好,这一点我也很好奇。”

  真个人理解重点异于常人的死丫头,子七干瞪了她片刻,面对着那张傻气十足的笑脸,只好叹气,转开了话题:“你脖子的上玉白菜呢?”

  “玉白菜?什么东西,我没吃过白菜啊。”九金睁大眼眨了几下,一脸的茫然。

  “装傻么?”他侧过头,微笑着,“我还有很多折磨人的法子,就是一直找不到人试验,你想尝尝,嗯?”

  嗯你个头嗯!九金偷偷紧握了下双拳,“你是说我从道观偷的那个玉白菜哦,别提了,那是假哒,是蜡做的,我昨晚把它丢桌上,结果不小心撞翻了烛台,然后……那白菜就被毁了,好惨。”

  “最好是这样。”道观偷的?分明是她师公送的吧。子七冷冷地丢下话后,径自转身离开了,虽然有气,但暂时还不打算拆穿她的谎言,毕竟有些事也不过只是她的猜测而已。

  “你是觉得我脖子上光秃秃的很难看,想送我项链吗?”

  “对你来说,送你真金白银会更实际吧。”

  “哎呀,到底是七哥哥,就是那么了解我喏。”

  “没办法,我对禽兽和死人总是特别了解。”

  “……”

  又一次被他弄得无言以对了,九金只好躲在他背后挤眉弄眼。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七哥哥不会再问玉白菜的事了。虽然她不知道那个玉白菜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既然师公不准她给别人看,又特别在赶去裴府前要回去,目的应该是不希望让人知道吧。

  月儿被厚厚的云层遮得严严实实,夜色被衬得越发凝重了。

  巷子深处传来了打更的声音,每一声都显得很沉重,久久回荡着。一慢三快,四更了,这时辰的大街上本该是杳无人烟的,此刻,却很不寻常。

  龙套举着灯笼,蹑手蹑脚地跟在他家少爷身后,边喘着粗气,边刻意压低声音冲着前面喊:“少爷少爷,你慢点,等等我啊,我跟不上。”

  “你怎么讲话像蚊子叫,不会说得响一点吗?”子七没好气故意回得很大声,脚步非但没有放慢,甚至比之前更快了。

  “可是都已经四更了,被人发现不太好吧。”龙套还在费力地追。

  前面的路太暗了,没有龙套的灯笼走起来太艰难,子七只好停下脚步等他,当瞥见龙套的模样后,不禁蹙起了眉心,“你的样子怎么那么猥琐,我们又不是去做贼。”

  “呃……少爷,说真的,我们俩的打扮跟贼有差别吗?”

  “你什么眼光啊,当然有差别!”子七很不屑地扫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抚了下自己的衣裳,“你有见过哪个贼穿得像我们那么帅吗?看清楚了,这不是普通的夜行衣,采取的是无缝处理,人性化设计,永远不可能出现脱线现象。束腰的,完美贴合不渗漏还不透光,可以彻底展现出身材的曲线。”

  “这个……”提起这身衣裳龙套就抑郁,原本分明可以早些出门,速战速战,早点回去睡觉的。他家少爷偏偏光是挑衣裳就挑了两个时辰,不就是出门偷偷摸下尸体嘛,还真是穿给鬼看。

  “跟你讲这些你也不懂。”看他呆滞的模样,子七轻嗤,冷哼了声,仰头长叹:“哎……知己难觅啊,放眼整个长安城,能看懂我内心惆怅的大概也只有何静了。你不懂,不懂啊……”

  “不会啊,我觉得你跟小姐看起来也很有共同话题。”

  “我跟她?!”子七再也维持不住形象,扯开嗓子,怪叫了起来:“那算是有共同话题吗?分明是鸡同鸭讲,各说各的。她也只有在聊起她师公的时候,才会像个正常人……”

  “可惜那个时候你不太正常。”龙套自言自语般地接着他的话说道。

  子七沉默了些会,须臾后,阴沉地唤道:“龙套。”

  “啊?”好令人胆寒的声音啊,比迎面吹来的风更清冷。

  “今夜的你好像很兴奋,弄得我也跟着亢奋了。一会你抱着王夫人的尸首唱小曲给我听吧,你不是一直说唱曲时颤音部分总是掌握不好吗,我相信今晚你应该能发挥得不错。嗯,早知道应该顺路去买点宵夜,边吃边看才带劲。”

  “不要了吧,这样对死者很不敬啊。”龙套反驳得很无力,在他的记忆里,少爷就从没对死者敬重过。

  “要的要的,机会难得。”子七微笑着,拍了拍龙套的肩膀,以示安慰。

  龙套本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已经到了王夫人的灵堂。按理说,这时候应该还是由官府的人暂时看守着的,王家人也可以留夜守灵。可是,眼下四周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静得有些出奇。

  “少、少爷……怎么一个人都没?”阴森森的感觉让龙套有些害怕。

  “大概都被鬼差顺手带走了吧。”子七耸肩,心情还算轻松,就开起了玩笑。

  裴澄既然敢让他直接来王夫人的灵堂查验尸体,自然是都已经安排好了。据说只派了一个衙役守着,估计那个衙役去偷懒了,这也算不上什么怪事。

  “可、可是少爷,我、我……我好像踩到一个人……”龙套脸色煞白,全身颤抖着,紧拉住子七的袖子。

  子七的目光顺着他的腿慢慢往下移,还真看见他的脚下踩着一双手,继续打量过去,才发现是个衙役打扮的人晕倒在地上,手腕上还有个渗着血的齿痕。灵堂的门半开着,微弱的烛光透了出来,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

  他皱着眉,拍开龙套的手,撩袍往灵堂的方向走去。

  立在门前深吸了口气后,子七才伸手轻推开灵堂的门,率先印入他眼帘的不是王夫人的尸首,而是……唐九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