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四三

安思源2017-3-19 11:0:34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章

  龙套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在那株香即将燃尽前他准时的带着稳婆出现了。

  趁着裴府乱成一团,子七偷偷拉着九金溜进了衙门收押犯人的牢房。兴许是因为他仵作的身份,又或许早就都打好了招呼,一路上非但没有人阻拦他们,还有个衙役很尽责地为他们领路。

  穿过一条阴暗的甬道,就是牢房了。

  空气有些潮湿,还带着淡淡的霉味,子七始终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这样沉寂的他让九金害怕,也不敢说话了,只好埋头跟着他走。

  一听见有人进来的动静,牢房里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喊冤声此起彼伏。最最响亮刺耳的那个声音,九金很耳熟……

  “哎呀,天理何在啊,不过就是帮忙端了碗绿豆汤,居然还要坐牢啊。我儿子好歹也是个堂堂的仵作,小心他弄死你们。我女儿更厉害啊,会把你们一个个撕咬成碎片。还有我夫君,等他回来了,你们全都死定了,他最擅长搬石头了,一定会搬很大的石头砸死你们!啊啊,骂了那么久,怎么都没人送盏茶来给我喝啊,口渴了啊。”

  “七哥哥,原来咱爹是个搬运工啊。”观世音的哀嚎终于让九金对那个谜一样的段老爷子有了初步了解,传说他是做生意的,看来是假的,不过就是个搬石头的哦。

  子七冷哼了声,没理会她,继续跟着衙役往里头走。

  这种时候他心情应该很不好,九金决定识相点噤声,不要去自讨没趣。

  也许是观世音的语气问题,直到这一刻,九金都觉得事情似乎不是很严重。可是当看见观世音后,九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蜷缩在墙角的她,看起来还是很端庄,神情却显得很憔悴。

  见到子七和九金后,她就像个溺水的人见到了浮木般,猛地冲了上来,紧拉住子七的手。

  再也端不出刚才大吼大叫的气势了,颤着声,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观世音,你渴了吗?我这边有水。”九金在身上的小挎包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个小水囊。这还是以前跟在师公身边时养成的习惯,把重要物品都丢在小挎包里,无论去哪都能随身带着,还要备着水和干粮,因为她和师公都比较容易饿。

  “九金,娘好想你……”很快,段夫人就松开了子七的手,转而握住九金的。

  “我也好想你。”九金很配合地反握住她的手,抽泣了两下。虽然她记得她们也就分别了一天都不到,但是既然观世音说想,那就想吧。

  “你们俩一会再恶心可以吗?”子七靠在一旁看了会,咳了声,打断了这对重逢的母女。

  “你怎么这样啊,说不定我要很久都见不到九金了。”段夫人埋怨道。

  “我们只能待半个时辰,如果你想要把这半个时辰全用来排遣你的思念之情,也许你会在这里待上更久。”现实很残酷,子七还是觉得他娘亲需要体验一下这种残酷。

  “你怎么那么没口德喏,观世音已经好惨了。”九金横了眼子七,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暗自决定以后要是不幸生了个儿子,一定要想办法弄死,瞧瞧段子七对观世音的态度。哼,儿子太冷血了,不如闺女贴心。

  “那你有办法让她离开这里吗?”子七扬眉冷觑着她,直到九金哑口无言地垂下头,他才正起脸色,问道:“娘,我暂时没有办法再去王府勘探现场,也不能查验尸体。你必须把整件事的经过告诉我,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

  段夫人抿了抿唇,想了会,说道:“你不是带着王仙鱼一块去何姑娘的铺子玩了嘛,那我们用完午膳后,就打算一块去何姑娘的铺子逛逛,顺便来找你的。正好王夫人也回来了,我们就邀她一块去,她说要去换件衣裳,我们就在中堂等她咯。谁知道左等右等都不见她出来,有些不耐烦了,我就去叫她了嘛。然后再回廊上遇见个丫鬟,说是王夫人交待她端碗冰镇的绿豆汤进去,那我就想反正顺路,就让她退下,帮她端进去了。当时王夫人刚好再骂管家,我进去后管家就退下了,我还跟她聊了会,她还问我要不要吃绿豆汤,我说要,她又不给我吃,自己吃着吃着,就倒地上了。”

  “你进去的时候她在骂管家?骂了些什么?”子七若有所思地问。

  “唔……前些日子镇宅之宝不是被人偷了么,好像提到了这个,还说了些生意上的事。”

  “王姑娘不是说王夫人今日在外头也有饭局吗,怎么那么早回来了?”回想起王仙鱼那句无意的话,子七略显困惑。

  “是呀,多半是跟人聊生意的饭局,好像闹得有些不愉快,她回来的时候气呼呼的。我们让她一块去何姑娘的铺子时,她还说散散心也好。我猜,她最近兴许是闷坏了。”这事说起来的确挺邪门的,自从那个镇宅之宝被窃后,王府就不断出事,先是王仙鱼染上怪病,跟着王家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王老爷子突然邀你们去赴宴,是不是想借银子周转?”王家生意上出了些问题,这事段子七也略有耳闻,就因为猜到了今日这顿午膳的目的,他才宁愿去何静那逛逛的。见段夫人点头,子七又追问:“你答应借他银子了?”

  “没有。他狮子大开口,我又作不了主,你爹也不在,总要问下你的意思吧。”闹归闹,段夫人一直坚信自己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对了,子七,你听说过那个人称‘牵羊大侠’的侠盗么,就是裴澄怀疑偷王家镇宅之宝的那个人。”

  “听裴澄提起过些,怎么了?”子七弯起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合时宜的笑,佯装不经意地飘了眼九金,视线落在了她微微敞开的领口处。在她若隐若现的锁骨上停留了片刻后,他突然就面无表情地别过头去。

  “我听说,但凡被‘牵羊大侠’光顾过的大户人家,都会有血光之灾,有时候他还会为了帮百姓泄恨,偷完之后直接把那些十恶不赦的人杀了。奈何他的行踪太飘忽,官府也一直拿他没法子。子七,你说如果王家的镇宅之宝真的是他偷的,那……王夫人的死会不会和他有关系?”段夫人徘徊着,陷入了沉思。

  子七一派轻松地耸肩,问道:“这些话你打哪听来的?”

  “裴澄说的啊。”

  “哦?他还真是明察秋毫。”子七咕哝了句,很粗暴地抢过娘手上的那只小水囊,拧紧盖子后,强塞进了九金的小挎包里,“我们走了,你暂时熬一下,我会让裴澄给你换个舒适点的牢房。顶多再睡三天,我一定会接你出去。”

  闻言,段夫人笑得很灿烂,突然就觉得很有安全感,忍不住又唠叨了句:“子七啊,不要趁我不在欺负你妹妹哦。”

  “哼,以她的表现来说,恐怕很难。”子七揪起她九金的衣领,边往外拖,边轻嗤了句。

  惹得九金一个劲地挣扎大叫,“你做什么啦?这样很难受耶,你想勒死我啊,放手放手,我自己会走啦。”

  “谁准你没有我允许擅自出门的?”他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愈加用力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