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三三

安思源2017-3-19 10:59:37Ctrl+D 收藏本站


  “咦?脖子也没有了。”

  “哇哦……”最后,九金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吓得往后一缩。不是很想打击人,可她还是忍不住好奇,颤着声问道:“姑娘,你是刚从发生踩踏事件的现场过来的受害者么?”

  闻言,项郝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因为背光,他费了番周折换了几个角度,才总算看清楚了。然后,他可以作证,九金这话绝对没有丝毫夸张的成份,眼前那姑娘的容貌简直堪称惨不忍睹。压根就是个撒满芝麻的大烧饼,偌大的脸庞,除了五官是平面的其他东西都很有立体感,不用怀疑,她脸上除了五官还有很多其他东西,比如化脓的暗疮,再比如有些许外翘的鼻毛。

  “阿九,我有没有夸过你漂亮?”项郝吞咽了下口水,格外深沉地转头看向九金。有了比较,他才知道原来他家九金的容貌已经很出众了,之所以以前没有这种觉悟,是他的错,怪只怪他眼光太狭隘,遗漏了这样的极品。

  “公子,你到底卖不卖……身啊。”姑娘无视了九金和项郝的所有话,坚持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扭着身子,伸出血红的舌头舔着手里的糖葫芦,问道。

  “我倒是想卖,可是这种事我做不了主,得问她的意思。”项郝一把拉过九金,把所有麻烦丢给了她。

  “我没意见,绝对没意见,姑娘您要是喜欢,尽管拿去。”九金很大方,还一个劲地把师公往外推。开玩笑,就算她非常非常的小心眼,也不至于跟这么没有威胁性的人较真吧。

  “你就这么把我丢给别人?”项郝突然收敛起笑意,瞪她。

  “不是丢,是卖!”九金拼命强调。

  “有什么区别吗?”

  “有,卖是有银子收的。”

  “你就为了银子,把我给别人了?”

  “那你以前把我丢给别人的时候,连银子都没有呐……”只许他放火不准她点灯的吗?

  “我只是把你寄存在咸宜观,那里没有男人!”这是很根本的原因。

  “屁咧,玄机姑姑身边到处都是男人。”

  “当时我怎么知道她后来会变成那样?!”

  “那你后来知道了为什么不来接我?!”

  ……

  这两人好无趣,就这样自顾自吵起来了。那个姑娘百无聊赖地继续舔糖葫芦,顿时觉得眼前这个公子太凶了,如果买回去估计会受罪,还不如这些天陪她玩的那个哥哥呢。

  还真是想到谁,谁就出现了。她一转身,就瞧见了不远处那道墨绿色的身影,激动地挥舞起双手,放声大喊了起来:“七哥哥,看这边看这边看……这边!”

  “七、七哥哥?!”这三个字让九金很敏感,她立刻从和师公的争吵中抽离,从面前那个庞大的身躯边探出头,开始在人群中搜寻。

  “可以麻烦你换个称呼吗?”

  事实证明,这位极品姑娘口中的七哥哥,正是九金想要寻找的那个。那个让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已经迎面飘来了。九金下意识地把头缩了回来,静默着,回想起了红扁的话。

  “听说段老爷有个洛阳的故友,人家女儿要来长安玩,要七爷帮忙帮忙照顾呢,我估摸着这些天七爷兴许在陪美人吧,哪还想得到你啊”……难道,她眼前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美人?!

  刚才明明还是个大嗓门,声音刺耳得像在用发簪刮瓷碗,怎么那一声“七哥哥”就能叫得那么酥软?变化太大了吧?九金龇牙咧嘴地逼视面前那个背影,鼓着腮,火快要从眼眸里窜出来了。

  “七哥哥,你不是说给我去买很好吃的豆腐脑嘛,东……西呢?”

  姑娘的声音再次响起,仍然是习惯性地忽略别人的话,只遵从自己的想法。还有那说话的调调,起初九金以为她结巴,现在她才明白,这姑娘只是习惯在说出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前来个大喘气。

  “卖光了,只有这个,将就着吃吧,反正拉出来都一个样。”子七懒懒地塞了个油纸包给她,不断仰头看着天上的日头。眼看跟裴澄约好打马吊的时间就快到了,他好想快点把这疯子送去屠宰场参观,不但能摆脱她,还能让她领悟到猪的下场。

  “葱油饼哦,也不错,只要七哥哥买的,我都喜……欢吃。”

  “那能否请你边走边吃,别站这儿打扰人家乞丐做工?”子七撇了眼她脚边那只装着一枚铜板的碗,猜想蹲在她身后的人一定是乞丐。

  话音刚落,就瞧见有只碗朝着他迎面飞来,速度之快,让他来不及躲避,被砸了个正着。碗很坚固,没有碎,还再地上滚了两圈。子七也很坚固,没有受伤,只是被碗里残留的豆腐脑泼了一身。些许的汤汁沿着他轮廓分明地脸颊滑落到他的唇边,味道的确不错,唐九金那死丫头没有乱说。

  但是尽管如此,他依旧无法容忍这件昨天才送来的新衣裳,今天穿了几个时辰就被人给毁了:“哪个没品味又不长眼的,拿只那么丑的碗当暗器算什么意思?你有见过那么帅的靶子配那么丑的暗器吗?”

  “你骂人就骂人嘛,喷什么口水!”丢完了碗,九金依旧觉得没有发泄够,不顾一旁师公的阻拦,冲上前,推开面前那个庞大的障碍物,掂起脚,昂起头,伸出右手食指一边猛戳段子七的肩胛,一边叫嚷:“她凭什么叫你‘七哥哥’?那是我叫的!你又凭什么要买葱油饼给她吃?你就从来没买给我吃过!她凭什么还要你带她来吃这家的豆腐脑?那是我最爱吃的!你又凭什么说我是乞丐?你见过比你身边站着的女人还漂亮的乞丐吗!!”

  “你、你……你为什么突然冒出来?”子七被她戳得一直往后退,歪过头看了看她刚才坐着的地方,不禁错愕。

  “哪里突然了?我不是已经用碗打过招呼了吗?”她为什么会冒出来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为什么那么逍遥地陪着其他女人吃东西吧。

  “那暗器是你丢的?”子七回神了,压倒性的气势也回归了,“你是太久没被我凌虐皮痒了是吗?知道这件衣裳我花了多少银子定制的吗?人人都夸我穿着帅,你就这么把它给糟蹋了?”

  糟蹋不打紧,关键是她居然带着她家师公一起用豆腐脑砸他!原本他明明可以很有气场地跟师公眼神较量,现在显然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这是多么窝囊的一件事啊,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污点。

  “七哥哥,你们别吵了嘛,人家好……怕哦。”

  “不准叫他七哥哥!”

  “立刻给我换个称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