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〇-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三〇

安思源2017-3-19 10:59:20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四章

  书案上,凌乱错落地铺着一堆宣纸,每张纸上都写着“师公”二字。

  字迹很生涩,这是九金奋斗了两天的成果,好不容易,她已经能很熟练并且很飘逸的写出这两个字了。

  “红扁,你会写七哥哥的名字么?”九金歪歪斜斜地坐在椅子上,问着身旁正在替她整理衣裳的红扁。师公很小气,说要教她识字,偏偏就只肯教“师公”这两个字,也不想想,像她这种接受能力那么强的人,如此没有挑战性的两个字,一会就学会了嘛,写多了会腻啊。

  “唔……我会写子七,不会写段。你要学这个做什么?”红扁认真思忖了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起九金。

  “是哦,我学这个做什么?”九金烦躁地丢下笔,支着头,看着窗外发起呆,忽然问道,“红扁,我来道观两天了,为什么七哥哥都不来找我?”

  “你很想他吗?”红扁索性丢下手里的活,认真地跟九金聊了起来。

  “没有,就是想他会做些什么而已。”

  “……那还不是在想他。”红扁没好气地撇了眼九金,“你还不知道吧,听说段老爷有个洛阳的故友,人家女儿要来长安玩,要七爷帮忙帮忙照顾呢,我估摸着这些天七爷兴许在陪美人吧,哪还想得到你啊。”

  “这样啊,嘁……”九金懒懒地哼了两声,对红扁口中的美人,很嗤之以鼻。

  “不过段夫人倒是派人来道观找过你,师公说想留你两天,段夫人也就没多说什么,只说你若想家了,她亲自来接你。哎,段夫人待你还真是不错。”红扁的口吻有些欣羡,要是九金真能过上好日子,也是好事,只怕是她陷在段府爬不出来。

  “唔……师公的口吻怎么好像不舍得把女儿嫁出去的爹,观世音就好像来抢人的恶婆婆,感觉战火好激烈的样子喏。”

  “你想太多了。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为了抢你而燃起那么激烈的战火。”

  这不是红扁的声音,那么气人的话很像段子七说出来的,九金有些激动地抬起头,朝着门边看去。才瞧见师公正斜倚门板上,意兴阑珊地打量着她。

  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九金的表情从兴奋到黯淡,这个转变过程实在快得有点离谱。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这张脸,居然还能让人看了那么失望,“衣裳换好了么?时辰差不多了,要出门了。”

  “嗯。”九金跑上前,习惯性地缠在他的手臂,问道:“我们要去哪?”

  “去做你以前做喜欢做的事。”项郝看了眼她的手,以前觉得很排斥的动作,现在看来感觉也不坏。

  “吃?”那好像是她一贯喜欢做的事哇。

  “是把人折磨疯。”

  “……”原来她以前喜欢做这么无聊的事,那为什么最后疯的人反而是她?难道是因为太喜欢了,走火入魔?

  “不要抱着怀疑的态度,很荣幸,我就是被你折磨疯的第一人。”估计也是目前为止的唯一。

  “不会啊,你很正常啊。”

  “你用客观一点的视角看,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项郝转身,冲着她笑,“你觉得一个正常男人会让一个主动爬到他床上的女人,又以完壁之身滚下床么?”

  这话,让九金的脸倏地红了,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话:“那……那是你说对傻子没有胃口的啊。”

  “认识那么久了,你觉得我对你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如果当真没有胃口,他就不会逼着自己非丢下她不可了。本来以为再次回来,当年那种一时兴起的胃口应该也会淡去了,没想到的是,这死丫头天天被打还发育得那么好,前突后翘丰腴得很,所以他一直很恼悔,三年前怎么就没把她给吃了呢。

  “那你以前说,洛阳上清宫是你跟人比赛吃臭豆腐赢来的,也是假的么?”不要了吧,她这强大到足以震撼人的胃口,就是因为他这句话而磨练出来的。九金还一直期盼着,但愿有一天自己也能用吃赢来一座道观。

  “好像有过那么一段往事,不过我记不清到底是臭豆腐还是面疙瘩了。”他边牵着她往外走,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陪她瞎扯着。

  “那你以前跟我说你喜欢玄机姑姑,是真的假的?”

  “假的。”这次,项郝回得很干脆,“我这辈子截止目前为止只喜欢过一个女人。”

  “是我么?”哎呀,好霸气好让人心动的告白方式喏。

  “是我娘。”

  “……”幸好她也就随便幻想一下,失望也不是那么大了,“那你干吗要骗我,害我一直觉得自己破坏了你和姑姑的姻缘。”

  “为了不让你喜欢我。”不过看起来,好像效果不大。

  九金鼓起腮,静默了良久,有些落寞地嗫嚅,“我有那么差劲么,被我喜欢是件那么恐怖的事吗?”

  “不是……”眼见九金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项郝不禁有些心疼,“只是因为你曾经说过,想找个可以安安稳稳陪你过一辈子的男人,我给不了你这些。”

  于是,九金沉默了。

  她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这个人大概是当她的师公当上瘾了,所以顺理成章地替她决定了一切,包括爱情。然而,这种自以为是的结果就是,把某些纠结延后了三年。原则上所有的事没有任何改变,他们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项郝师公有个特点,他出门不爱坐马车,爱步行。

  即使带上了九金,结果还是一样,据说这样有益身心健康。

  他们走啊走的,也不记得到底走了多少路,反正一大早就出门了,直到日头正中的时候终于到了城里最繁华的朱雀大街。

  见师公突然停在告示栏前,默不作声地看了好一会,九金也凑上前看了起来。

  很可惜,那密密麻麻的字印入她眼帘,就跟鬼画符一样,她只好扯了扯师公的衣角,选择求助:“那上面都写了什么?”

  “唔……”项郝想了会,在寻找合理的解释方式,“抓贼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