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二三

安思源2017-3-19 10:58:35Ctrl+D 收藏本站


  如他预料中的一样,九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痛呼了起来,“你做什么啊,我脚受伤了啊!”

  “那就自己爬回房。”子七冷哼了声,抚平了衣裳上的皱褶,跨步往前走,连看都不屑再看她一眼。对待没心没肺的女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心狠手辣,就算把同情心揉碎了喂狗吃,都比赏给她来得划算。

  “不要啊,我常在这条路上随地吐痰,好脏啊……喂喂,不要走啊,这样很不端庄的啊……”

  她的哀嚎声没有取得任何成效,七哥哥走得格外洒脱头也不回。好在这里离她的屋子不远了,l落凤应声跑了出来,有所忌惮地偷瞄了段子七一眼后,就匆匆地朝着九金跑来,很体贴地把她扶了起来。

  主仆俩很费劲地往房间里走去,短短的一段路,俩人走了很久很久。

  等到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段子七已经舒舒服服地坐在椅上,翘着二郎腿,啃着糕点看着书了。

  “少爷,热水备好了,我先带小姐去沐浴。”落凤撇了眼笑容满面的段子七,轻声交待。她家少爷是个很难揣测的人,他很少发脾气,多半都是笑脸迎人的,只是变脸很快,兴许刚还冲着你笑,转眼就让你冲着他哭了。

  “嗯……”子七懒懒地哼了声,聚精会神地翻看着手里的书,末了,又叮嘱了句:“她脚上有伤,小心些。”

  九金噘着嘴,瞪着这个时好时坏的男人,他总是有办法带她去仙境让她飘飘然,随即又立刻把她推到地狱里让她生不如死,简直就是随时都能享受到的冰火两重天啊。边想,九金边把衣兜里的东西掏出来丢在几案上,边暗自咕哝着:“又要洗干净,又要人家小心些,那要洗好久啊,会洗到饿死的……”

  “那是什么?”

  夹杂着兴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九金的牢骚,她转头看着段子七,目光透着心虚,“这些银子不是我偷的,是我自己的!”

  事实上,只能说偷来了就是她的了。九金以为他是发现她偷了裴澄的银子,准备兴师问罪的。

  “我是说那六根小木头。”

  “这个是买豆腐脑时送的赠品,那个摊子叫豆腐西施,常在明德门出没,经济又实惠,老少咸宜童叟无欺,你记得要有空多带点朋友去光顾下,打马吊牌的时候吃吃零嘴,多惬意,应该还能送外卖的……”

  子七起身走到几案边,拿起那六根木头端详了阵,她还在滔滔不绝,搅得他很烦躁:“你可以滚了。”

  落凤的确是个不错的丫鬟,很把段子七的话当回事。估计是真把唐九金从头到脚来回刷了很多遍,并且又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到她脚上的伤。

  所以才致使段子七都记不清自己等了多久,只瞧见,屋外的日头慢慢西移,直到消失。天上的红霞渐渐褪去,直到被深渊蓝取代。肚子饿得有些晕眩了,手上那本不知道打哪来的书也看不下去了,他还是坚持等着,到最后他只好自娱自乐吹吹口哨,晃晃小腿,打发光阴。

  终于,唐九金又一撅一拐地出现了。

  段子七挑眉看了眼帷幔后头的她,真是清爽了不少,发很随意地披散着还滴着水,青绿色的衣裳把她的肤色衬得白里透红,活像个苹果,让人想咬一口。就是脸上那种把五官都扭曲在一起的表情,非常的倒胃口。

  “七哥哥,你看……”晃晃悠悠地走到段子七身前后,九金很不端庄地把腿翘到他坐的椅上,撩起衣裳,露出那双肉乎乎的脚丫子,“刚才还没事的,为什么它一下子就肿得像个包子一样了,好疼喏。”

  “生理构造问题。”他撇了眼,很严肃地解释。

  “咦?”九金却一头雾水。

  于是子七明白,“严肃”这挡子生活态度也是要因人而异的,“我的意思是,你比较傻,所以身体各方面都会显得比较迟钝,即使受伤也一样。”

  “哈哈,好神奇,你居然连这都懂。”去他的迟钝!总有天她要把他的肉吃了,骨头拿来炖!

  “以后笑的时候别把嘴张那么大,容易把蚊子苍蝇之类吃进肚里。”他就没见过笑得那么豪迈的女人!说着,子七伸手把一旁的凳子勾了过来,拍了拍,命令道:“坐下。”

  “哦。”她乖乖地坐在了他对面,本以为他又想出了什么新办法折磨她,没想到,结果让她受宠若惊了。

  只瞧见段子七把书案上的瓶瓶罐罐折腾了会,然后又很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脚丫子搬到了他膝盖上搁着,跟着挑了瓶东西往手心里倒了点,开始在她的脚踝上揉搓了起来。冰凉的液体加上他热热的手掌心,那种感觉很奇怪,弄得她心里酥酥麻麻的,她下意识地伸手试图去挠心的位置,可无济于事。

  她家七哥哥真的好讨厌呀,就这样摸啊摸的,闹得她好手足无措喏。

  “不要乱动。”他忽然很破坏气氛地用力拍了下她的脚趾,实在是因为她不安分了,拇指不停翘上翘下,很碍眼。

  “嗯……”她点头,应了声,僵直了身子,很紧张,再也不敢乱动了。

  “……你干吗发出这种声音?!”这种跟呻吟很类似的声音,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男人来说,绝对是一种挑逗。即使发出这种声音是个傻子,还是他的妹妹,他还是会萌发出酷似禽兽的思想。

  九金无辜地眨着眼,歪过头,笑脸盈盈地陈述起内心真实感受:“很舒服啊。刚开始有点痛,然后又麻麻的,你停下来的时候就觉得很难受,你用力的时候就又舒服了……”

  “你继续动脚趾吧,把嘴闭上!”子七假装很忙碌地继续替她揉着脚踝擦药,只是手心每动一下,他都会觉得这个动作简直邪恶极了。他开始有了一种觉悟,一个傻女人有时候要比一个聪明女人更致命。

  九金撇了撇唇,安静了,只好无聊地四处乱瞧。没多久,当她的视线落在书案上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时,又按耐不住了:“啊!!”

  不同的是,她这次的叫声就像一只快要被宰了的猪,刺得段子七直皱眉,“你又做什么?”

  “你……你、你……”她颤抖着伸出手,指向书案,大叫:“你怎么就把那六根木头交叉固定起来了?!”

  “这很简单啊。”跟榫卯差不多的玩意,随便摆弄下就能出来了,都花不了多少时辰。

  “可、可是……”她不要他做真命天子啊!

  “你玩了很久都没弄出来?”他猜想她的惊讶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九金却只是惊恐地瞪着他,半晌,都挤不出一句话。

  “有些人生来就比较聪明,比如我;有些人生来就非常蠢,比如你。所以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了,这就是命。”

  这就是命……

  他居然还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跟她说“这就是命”?!

  这什么狗屁命,哪个傻子神仙安排的命啊,她明明是想把机会留给师公的,是他很莫明其妙地抢了先,凭什么把这一切推给命?难道她命中就注定了要被一个很阴晴不定的男人折磨至死么?还命中注定了要跟自家哥哥虐恋情深?另外还命中注定了她和师公……没有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