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一五

安思源2017-3-19 10:57:49Ctrl+D 收藏本站


  “抵抗力太差。”男人太帅是种罪啊是种罪,容易让女人抛却端庄啊。

  “你看起来壮得像头可以直接送去屠宰场的猪,抵抗力一点都不差。”边说,子七边故作厌恶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这话,把九金堵得无从反驳,更不会傻到告诉他是因为她误以为师公想咬她的嘴才晕的,干脆转移话题:“那你为什么不要师公送我回段府?”

  “不是‘回段府’是‘回家’!你回家为什么还要外人来送,我是摆着看的?”去他的师公,真是个怎么听都让人觉得不堪入耳的称呼。

  “你除了能看还有其他作用吗?又不能吃,又不能用,携带起来也不方便,居家旅行都不适合。”师公就不同了,会在她害怕的时候抱着她安慰;还会在她无助的时候,牵着她的手远离火坑。

  九金咬着唇,光是想,脸就不自觉地红了,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旧情复燃的味道。那段逝去的初恋啊,将要觉醒了么?好让人期待喏。

  “唐九金。”

  “咦?”好阴沉的声音哦。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用过你师公了?”要是敢点头,他一定会把这个不知检点的妹妹扔下马车,一定会!

  “三年前就用过了啊。”

  显然,他们对“用”这个词的理解很截然不同。

  “龙套!停下来!”子七咆哮了声。

  前头驾车的龙套很听话,没隔多久就传来一声马儿嘶鸣的声音,顺着惯性九金整个人从座位上跌了下来,眨着茫然的眼仰头看着段子七。难道说这个不定期就会爆发两下的男人,又要崭露他的兽性了吗?

  “下去。”

  “啊?”他冷冷的声音传来,弄得九金一头雾水。

  “滚下去,跟着马车跑。”

  “不要了吧……”不管如何,总要给她个合理的理由吧。

  “不要也可以,回家后不准吃饭,饶着花园跑到天亮。”子七讪笑,觉得这方法不错,很有助于她了解段府的内部结构,就不会再迷路了。

  “……那我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不如痛快了断。

  做出决定后,九金很配合地滚下车,是真的用滚。她想用实际行动证明,小女子能滚能爬。也许装下可怜卖下乖,她家七哥哥就会心软,毕竟对待一个弱女子如此狠心实在有失端庄。

  可是她盘算错了,段子七非但没有同情心,还在九金刚落地的时候,就命令龙套驾车。九金愣了下,被马车扬起的灰尘呛到了,一阵猛咳之后,马车已经在遥远的大前方了。无奈之下,她只好迈开短小圆润的双腿,努力追上前。

  瑟瑟的秋风吹啊吹,傍晚灰蒙蒙的天很凄凉,繁华依旧的朱雀大街上,有辆马车正以万分缓慢的速度行进,马车后有个珠圆玉润很不端庄的姑娘喘着粗气,一路狂追。

  真是分外和谐的一幕景啊。

  天色渐渐暗了,段夫人心急如焚地徘徊在段府门外,害得落凤也只好假装焦急跟着徘徊。

  好不容易,终于有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透过朦胧的雾气,能逐渐瞧清有辆马车正朝着段府驶来,酱紫色的车棚,是段府的车。落凤又瞧了会,直到看见驾车的龙套,才兴奋地大叫:“夫人夫人,他们回来了,太好了,我们终于能吃饭了!”

  “哎……这马是不是老了,怎么跑得比乌龟还慢?”段夫人长叹感慨,心里头越是着急,那马车反而越是显得更慢。

  过了好半晌,马车才终于停在了段府前,龙套跳下车给段夫人行了个礼,笑得格外谄媚。跟着才跑去拉开车帘,子七跨下车后,他便又放下了帘子。

  段夫人往里头瞧了半天,都不见九金的身影,不禁又担忧了起来:“九金呢?”

  “观世音,观世音,我在这……”

  不远处的黑暗里,传来一道有气无力地声音,那声音的主人渐渐现形,涨红着脸,满脸的灰尘,衣裳上还破了几个洞,很无力地冲着段夫人挥了挥手。

  “怎么折腾成这样了?”段夫人赶紧拉着落凤上前,扶住她,掏出帕子替她擦去了脸上的尘土,有些不悦地扫了眼面色冷然的子七,问道:“裴大人不是说他师公带她去咸宜观了吗?难道又被打了?”

  “不是不是,师公不会打我,有师公在道观里的人也都不敢打我。是、是……”九金支支吾吾了半天,怯弱地偷瞄着子七,压低声音开始在段夫人耳边告状,“是七哥哥嫌我碍眼,嫌我是个傻子不配跟他坐同一辆马车,命令我滚下车,追在马车后头跑。”

  “段子七!”段夫人怒了。

  “嘁……”子七不屑地轻嗤了声,看来自己是低估她了,这个傻子很懂得向社会求援。

  “观世音,我以后再也不要出门了,没脸见人了,整个朱雀大街上的人都看见我连滚带爬地追在马车后头了。你以后也不要出门了,你一定也会没脸见人的,我听见大伙都在议论说……说段府欺凌柔弱少女,简直天理不容,哇呜……我真替您委屈啊……”眼泪眼泪,眼泪绝对是博取同情的最佳道具,也绝对是九金最擅长的伎俩。这种时候,就是要声情并茂,泪水连连。

  子七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刚才还活力十足的女人,瞬间就边说边哭还边投入他娘的怀抱不停撒娇。连他这个时常作假的人都瞧不下去了,果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在道观待过的人就是不同凡响。

  “太过分了,你已经被人掳走快一天一夜了,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还那么残暴地对待你。九金,你实在是太傻了,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在为我们段府的声誉考虑。我对不住你,我没能保护好你,还教育了这么个儿子来欺凌你……”说着说着,段夫人也声泪俱下了。

  这场面弄得一旁的三人都呆了,只瞧见段夫人和九金相拥在一起,嚎啕大哭,那哭声……震撼了整条街。

  落凤很无力地擦了擦汗,往少爷身边靠近了几分。

  很快连向来最谄媚的龙套也临阵倒戈了,摇头兴叹走到了他家少爷身后。显然,夫人已经被唐九金同化了,这种时候立场是不能模糊的,这关系到聪明和痴傻的问题,一个很原则性的问题。

  段子七忍了很久,一心觉得女人是很情绪化的,也许他娘亲是思女成疾需要发泄,又也许九金是瞬间得知太多不堪的真相需要倾泄,那么……让她们哭一下也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