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上九下 狗万能在手机玩吗_狗万靠谱?_狗万网站下载安装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53Ctrl+D 收藏本站


  “哦哦,那我现在要干吗?”

  “到帘子外头去见客啊,你什么话都不要说,有段夫人在。”红扁边说,边努力佯装出笑意扶着她起身,“我的妈呀,你嘴里的那块糕饼怎么还没吃完?!”

  “唔……是你说琴声响起之后,我就千万不能动的,那我只能含着了。”

  “红扁,赶紧把九金扶出来啊。”

  没等红扁把责怪的话说出口,夫人的声音就传了来,她只好硬着头皮把唐九金往外头搀,低语叮嘱:“赶紧赶紧把那个糕点咽进去!”

  “阿九来,到娘这边来。”段夫人笑嘻嘻地迎了上来,握住了九金的手,一脸的骄傲,活像在展示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般,“往后她就是段家的二小姐了,还望大家多多照顾,这丫头坚持不肯改姓,也不碍事继续叫唐九金就好了。九金,这些全都是跟你爹有生意上有过来往的世伯们,以后你要是闷了,也可以找这些姐姐们玩。”

  九金的目光环顾了圈,微微欠了欠身,掩着嘴开始费力地吞咽起糕点。

  这动作在旁人看来反而成了一种温婉,“哈哈,这丫头还害羞了,真是像个标准的大家闺秀,还懂得要掩着嘴笑。”

  “噗……”子七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看她不断蠕动的喉头就知道,她一定是在偷吃东西。

  “少爷,夫人交待了让你今天严肃点。别喝酒了,要奉茶了。”龙套继续发挥狗腿精神提点道。

  段子七斜睨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走到那两个女人身边,忍不住又将唐九金打量了一遍。她面无表情,像一尊任人摆布的娃娃,连眼神都是空洞的,红扁不断在她耳边提醒着她该怎么做,她不发一言手足无措地站到贡台前。

  虽然平时的她很傻,可是现在的她让段子七觉得更傻。

  “一会你先要朝着外面鞠躬,是拜天地;然后再朝着夫人鞠躬,是拜高堂;最后跟着少爷一起奉茶给老夫人就好了,懂了吗?”红扁还在唠叨。

  九金将双眼瞪得好大,冲着落凤眨呀眨,须臾后,终于说话了:“七哥哥……”

  “干吗?!”死丫头,犯得着用这种又嗲又软的声音来诱惑他么?

  “我们要拜堂了喏。”

  “是呀,晚上还要洞房呢。”

  “好害羞喏。”

  ……真是幻想无限自娱自乐的两个人,红扁拭了拭汗,嘴角微抽,把事先准备好的茶盏端了起来。

  在历经了很形式主义的那套东西后,唐九金居然没有出任何状况,最后还很乖巧地跪在段夫人跟前,接过茶盏,高举过头顶,用甜到腻死人的声音说:“娘,喝茶。”

  “乖,真乖。”段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从手腕上拨了个玉镯子,接过茶的瞬间顺势套在了九金的手腕上,“子七,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妹妹,别让她再给人欺负了。”

  “七哥哥,你要对我好哦。”她勾起唇,细声轻语。

  段子七分明在她眼里看见了促狭的光芒,这一刹那,他顿时觉得面前的这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好可怕,就好像掘了个陷阱,正讪笑着看他往下跳一样。不知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有个不走寻常路的娘已经够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多出个能把寻常路都走得不寻常的妹妹。

  人生啊,黯淡无光,是晦涩灰色的!

  “子七……”段夫人温婉地笑着,轻唤了声,段子七没有反映,她沉了沉气,耐着性子略微提高了些音量又叫道,“子七!”

  “嗯?”这下,段子七总算回神了。

  “扶九金去旁边坐着。”

  “她抗死能力那么强,又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走几步路而已,干吗还要扶……”被娘瞪了,子七识相地噤声,微笑着扶起九金,咬牙切齿地在她耳边低语:“你还真是个举世无双的宝贝啊。”

  “七哥哥,我憋不住了……”

  “想洞房了?”子七挑眉,口吻轻佻。

  洞你个头房!九金努力憋着一口气,乖巧地眨眼,微微扭动着身子:“我要小解,憋不住了,要喷发了。”

  “你跟我说的目的是什么,想邀请我去看你小解?”

  “我……”好崩溃,眨眼之间她居然多了个那么没口德的哥哥。

  “快去啊,难道你想在这里喷发?”

  “可是……”段府那么大,她才来几天而已,很容易迷路的啊,不认识茅厕的方位啊。然而当看见段子七那道恶狠狠的目光后,九金硬生生地把话吞了回去,想找红扁,却发现她正在段夫人那领赏银,她只好默默地退开,自己去摸索了。

  于是,九金在偌大而又曲折的院子里饶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寻觅到茅厕的芳踪。终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人生最孤单的事,就是一个人找茅厕。

  而她可贵的青春又怎么能浪费再“最孤单”的事上,再也憋不住了,她找了个相较之下稍微显得隐蔽点的地方,拉开裙摆,褪下衬裤,蹲下身子,开始释放。其实说起来这个位置也不算太良好,唯一能挡住她身子的只有一块嶙峋的太湖石,偏偏太湖石的特点之一就是“漏”,透过石头上那一个个错落不一的小孔,还是很凸显若有若现的效果。

  九金吸了吸鼻子把眼睛贴近石头上的小孔,看了会,见四下连个鬼影都没,也就放下了心,还很有兴致地打量起四周,瞧见墙上挂了块木牌子,上头的字她不认得,很费力地参透了会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请问……”

  “等一下再问好么?”九金很随意地回了句,甚至懒得回头看一眼。过了半晌,终于解决完了,她才起身归置好衣裳,从石头后探出头打量起来面前那个人。

  然后,看清了,也整个人因为惊艳而僵住了。

  九金的羞耻心开始觉醒,好想立刻挖个地洞钻进去,她居然在如此无暇的男人面前做那么龌龊的事。瞧瞧人家的眼神多媚啊,领口还微微敞开着,露出的锁骨让她热血沸腾。还有那个修长的身型,愣是把那件灰不拉叽又很眼熟的衣裳衬出了飘逸之感。

  果然,美人穿什么都很美。

  “请问……”男人又开口了,声音很冷,口吻也显得很疏离。

  还是七哥哥的声音比较好听,软软的,酥酥的。九金收回目光,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指向墙上的那块牌子,“请问你知道那上面写了什么吗?”

  “此地禁止小解,违者猪狗不如。”他意兴阑珊地飘了眼木牌,读了出来。

  九金嘴角抽搐了下,很不爽地瞪了眼那木牌,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奴才,段府的人都好没口德啊。

  “你刚才在石头后面做什么?”他忍不住有点好奇,方才只瞧见她很费力地拉扯着裙摆,动作很鬼祟,难道在刨坑埋金子?

  “做猪狗不如的事。”九金没好气地哼了声,很快又想起面前还站了个完美男人,她必须要保持住端庄,“你是谁啊?”

  “梅项郝。”

评论列表: